鸭脖

刷贾尼贾炮萝卜相关
所有搬运禁止一切

【贾尼】【一哈】翡翠森林的松鼠和雪豹

—和阿妈的联动文写完了,我负责的是贾尼部分,一哈友情出演
—一哈cp 为炮天王流氓里面的角色和萝卜kiss kiss bang bang 里的角色拉郎,贼好吃,快来啊
—点梗在慢慢填坑中orz
—一哈部分:https://m.weibo.cn/5137347980/4128287523991172
——————
托尼是只不太一样的松鼠,当然不是说他外貌什么的不太一样说的是他的脑子不太一样。比如现在,他一个不小心就捡了只比他大几十倍的雪豹回来,然而他的脑子里想的是当保镖一定很酷。鬼知道他一只松鼠为什么要保镖。

忙活了一个早上托尼总算是把这个大东西搬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当然不仅仅是靠他一个人,作为一只不太一样的松鼠他还有一个不太一样的朋友,一只名叫班纳的大象朋友。他也搞不懂这只雪豹为什么会倒在他藏松果的路上,这种生物不应该出现在翡翠森林里,他们应该在雪山那边生活才对。班纳和他说最好小心一点,食肉动物都很狡猾。托尼坐在一边连磕了两颗松果不以为然,毕竟他也是食肉的啊,而且这个家伙有着和自己一样毛茸茸的大尾巴。在托尼的世界观里所有大尾巴的家伙就是好动物,我们不能对他的认知要求太多,毕竟再怎么聪明他也只是松鼠而已。

托尼和班纳说这家伙醒来如果第一眼看见自己说不定会以为自己是他的爸爸就不会攻击自己了,班纳觉得托尼一定是搞错了什么地方摇了摇大脑袋但还是没有说什么给托尼带来了些食物过来后又晃晃悠悠的回族群去了。在班纳走后无聊的托尼就只好捧着他塞的满满的腮帮子安静缓慢的嚼着里面的松果然后望着躺在地上的大家伙,班纳说这家伙没有受到什么外伤,或许是因为从高处跌下来摔晕而已了会自己慢慢醒过来的。但等到晚上捡来的雪豹也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平常这个时候托尼已经爬上树在他的小窝里堵好树洞抱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睡觉了,虽然这里是翡翠森林但毕竟晚上还是有些危险讨厌的蛇类会对托尼造成威胁。可今晚托尼决定留在这里陪贾维斯,显然他完全遗忘了这位躺着的雪豹比那些蛇可危险的多。

贾维斯醒来的时候一片昏暗他感觉到自己尾巴被什么东西给抱住了死沉死沉的,贾维斯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抓起来了,可谁会放着四肢不去捆绑而是选择捆尾巴?贾维斯凭借着猫科动物的夜视能力扭头看了看,发现尾巴上长了毛茸茸的一坨东西。贾维斯尝试着动了动死沉的尾巴,结果他尾巴上的毛茸茸坐了起来。“你醒了?”贾维斯看着那坨小东西从自己尾巴上下来跑到自己面前,尾巴顿时轻松不少。这是只松鼠?贾维斯歪了歪头看着他。托尼倒是毫不介意贾维斯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身把他蓬松的尾巴也露出来甩了两下:“我是爸爸哦,你看我们有一样的尾巴,这就是证据。”贾维斯觉得有些头大,这小东西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他的天敌吗?翡翠森林的动物都活的这么随意的?托尼见贾维斯还是不说话啪嗒啪嗒的就跑去贾维斯鼻梁上坐了下来抱臂盯着贾维斯蔚蓝色的眼睛:“你不会说话吗?没关系我可以教你,我可是最聪明的松鼠。但是保镖不会说话会不会看起来更酷一点?”托尼开始了自问自答,贾维斯不太想理这只大胆的有些傻的松鼠,但看在他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又不能太粗鲁的对待他。所以贾维斯偏头倒下让托尼滑到地上后迫不及待的起身抖了抖雪白色的毛准备离开。

结果去路又被挡住了贾维斯低头一看果然是托尼,“Sir 我觉得我看上去一点也不像鸟类,所以你对我说你是我爸爸我也不会相信的。”贾维斯无奈的出声揭穿了托尼的谎言,然后他就看见小松鼠的腮帮子鼓了两下:“可你不能走,你还没有报答我。”贾维斯有些不耐烦了他俯下身露出了尖牙:“我没有吃您已经是报答了。”果不其然托尼被吓的往后退了两步,贾维斯准备绕开他走时却感觉自己后脚上面的毛被抓住了,回头一看还是那只小松鼠虽然刚刚毛都被吓的都有点蓬起来了脸颊两边也看上去气鼓鼓的但还是坚定的抓着贾维斯的毛:“你不能现在出去,外面有很讨厌的蛇,你是我捡回来的我至少要保证你不会犯蠢。”这是贾维斯头一次被人这么提醒,作为独居动物的他实在是没被什么家伙关心过。在贾维斯说了声谢谢后,托尼就立马转头找了个离贾维斯巨远的地方抱着大尾巴背对着他躺下了。贾维斯随后趴下看着托尼的背影,接着就听到那边的角落传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看起来是被气到暴饮暴食了,要不要提醒他作为一只松鼠来说他的体重已经有些过了,贾维斯这么想着,然后动了动耳朵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仔细思考起来,还是不要了,这样圆圆的比较可爱。贾维斯,一只活了四年的成年雄性雪豹,豹生头一次对自己的猎物产生了可爱的念头。

第二天一早,等贾维斯醒过来的时候托尼已经不见了,贾维斯还挺失望的毕竟昨天的自己有些失礼还打算好好道个歉再离开,可惜那只圆润的小松鼠已经不见了。贾维斯出了洞穴对着太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舔了会儿毛之后准备回到他的领地了,然后很快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完全不认识翡翠森林的路更没办法回到雪山,而他这一身皮毛在这郁郁葱葱的地方也没有办法捕猎,除非翡翠森林的动物都是瞎子。贾维斯有些丧气,走了一个上午的他准备趴下来好好歇会儿下午再做打算,打着哈欠的他回头却发现一个褐色的身影闪过了,地上还留着一堆像是给他的坚果。想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Sir?”贾维斯喊了一声后没鼠回应,贾维斯又喊了几声。“你不会想吃我了吗?”终于有鼠出声了,“我保证。”贾维斯回答完后背后的树上立马传来一阵骚动很快托尼就跑了下来。贾维斯指了指地上的那堆坚果:“这些给我,您不需要过冬的吗?据我所知冬天快到了吧。” “大尾巴同伴要互相帮忙,而且是我把你捡回来的,我有责任罩着你。”听听,一只松鼠要罩着一只雪豹。贾维斯看了看地上的东西起身上前坐到了托尼面前然后伸舌舔了下托尼:“那么我想我只能给您当保镖了,Sir.”

由于翡翠森林并不适合贾维斯这样的雪豹生活,所以托尼搬家到了离雪山最近的一棵树上。贾维斯早上出去雪山那边打猎晚上回来当托尼的保镖,说是保镖但其实也就是陪托尼说说话而已。不过贾维斯也的确有尽到一些保镖的义务,比如在托尼扯了两片树叶披在身上就往树下蹦说可以像自己的亲戚飞鼠那样飞起来时,贾维斯及时叼住了他避免托尼成为鼠片。贾维斯完全不知道以托尼这么爱作的性格,他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在入冬之后贾维斯以为他操的心会少点,毕竟托尼需要冬眠,可贾维斯错了……谁能来告诉他托尼到底是个什么物种为什么不会冬眠的?后来在冬天快要过去的时候托尼趴在贾维斯的头顶上跟着他一起巡视领地,却又是捡了只动物回来,这次捡的是只兔子。那只小兔子伤口都裂开了,躺在雪地上不住的发抖。托尼立马让贾维斯把小兔子叼回了洞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贾维斯嚼草药嚼到他嘴巴都酸了小兔子才好起来。贾维斯原本想拦住托尼让他不要再捡回一只动物就对别人说自己是他的爸爸,可是没能来得及托尼说了。而这只兔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居然相信了,抱着托尼就一顿哭,说着什么为什么他没有长尾巴耳朵还那么长,说他给托尼丢脸了。贾维斯在这只兔子快把托尼勒死时伸出爪子分开了他们俩,而小兔子在看见他时立马被吓的在树洞里原地起跳。对嘛,这才是小动物见到自己的正常反应,而不是冲上来和自己说他是自己的爸爸,就因为有大尾巴这一点。贾维斯满意的看着小兔子的反应。

后来在托尼的解释下小兔子才安心下来,贾维斯趴在大大的树枝上尾巴甩来甩去的听小兔子说自己的事情。他说他叫哈里,然后和一只白狼渡过了一段时间,听到这里贾维斯大吃一惊,翡翠森林的动物都这么霸道的吗?都喜欢和自己天敌待一块的?在听完哈里的故事后,托尼觉得这只兔子虽然傻,但是是一只好兔子,当下就决定把他留下来。哈里听到托尼决定收留他以后,又是立马来了个原地起跳。

自打哈里来了以后贾维斯现在得操两份心了,比如以前只要防止托尼一只鼠只要他不作死就天下太平,可现在还得防止一只傻兔子瞎吃东西,他可不想再嚼草药了,在作死的天赋上贾维斯不得不承认他们还真的像父子。在第二年冬天时,他们带哈里去找到了那只白狼他叫一哥。然后那棵树就更热闹了,树下洞里住着兔子和白狼,树上住着松鼠和雪豹。他们成为了翡翠森林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自打那以后托尼也有了新的兴趣把自己往一哥嘴里送,然后窜搓贾维斯和一哥打架,但通常是他准备往一哥嘴里跳时就会被贾维斯叼回来。后来一哥建了个族群,托尼叫他们白发魔狼群一哥对此只是喷了几下鼻子。在族群成立的当天,哈里被一脸懵逼的叼到了一群狼里当了个吉祥物,

在第三年冬天快要来临时托尼告诉哈里他得离开一段时间和贾维斯去看极光,哈里表示他会好好看家的托尼表示不放心。

“Sir 您不考虑减肥吗?”贾维斯在岩壁上上窜下跳,头也不回的对着趴自己背上的松鼠说。

“我太伤心了贾维斯,蜜月期过了你就嫌我胖了吗?”托尼这么说着把脸埋到了贾维斯雪白带黑色花纹的毛里小小的身体还一抖一抖的好像真的在哭泣一样。

“对您,我永远都在蜜月期。”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