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

刷贾尼贾炮萝卜相关
所有搬运禁止一切

之前整理B站贾尼剪辑歌单的时候看到有人说想要一个适合贾尼剪辑的歌单,大家有什么歌曲推荐吗?可以在评论里留一下歌名,我整理出来方便各位剪刀手太太练手。还是那句话尊重原歌手,不要到原歌曲下面刷贾尼。最后为了更多的粮食,冲呀!!!!

顺便贴下之前的歌单:「贾尼B站视频bgm」: http://music.163.com/playlist/2262777002/251071744/?userid=251071744 
「适合贾尼剪辑的bgm」: http://music.163.com/playlist/2268362542/251071744/?userid=251071744 

你拍一,我拍一,贾尼一定在一起。
你拍二,我拍二,贾尼产粮不能二。
你拍三,我拍三,贾尼之间没小三。
你拍四,我拍四,四个文手写大字。
你拍五,我拍五,看完记得敲锣鼓。
你拍六,我拍六,文画联合更是6。
你拍七,我拍七,能开车就不要弃。
你拍八,我拍八,文里不能瞎叫爸。
你拍九,我拍九,贾尼必须要长久。
你拍十,我拍十,我们都要磕粮食。
你一篇,我一篇,贾尼来日变热圈。
                                      ——贾尼村粮食大队宣

我遇到一个世界难题,影月太太的贾尼怎么会这么可爱「禁一切」
Cr:https://twitter.com/bockhei?s=09

Sir 你刚刚又往嘴里塞啥了,我看见了

好可爱!!!!!!!

阿ZA冻人:

扫了个描填了个字儿重发一下


希望不要嫌我烦(捂脸)

我真喜欢贾妮,希望有朋友能带我玩,哭了……

【贾尼】【一哈】【塞福】关于我爱你

—521贺文,两小时激情摸鱼无脑甜饼。

—包括贾尼和炮萝卜角色两队拉郎,分别是风格沙雕的一哈(天王流氓炮和小贼美女妙探萝卜)以及风格互攻也ok的塞福(萝卜福x塞拉斯小天使)

—有时间的话会补一下没告白的那一方告白时的场景,不要抱太大希望

————————————
贾尼的场合:
Tony 回来的一路上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各式各样粉红宣传海报这才记起今天是个节日,从中国传来的节日。看着从车窗外飞速掠过的各种广告标语,想到家里的还在等自己的那个家伙,原本翘着腿在后座摆弄手机的Tony 不自觉的催促着Happy 加速。

自己才刚到家门口推开门Tony 就听到了那声无比熟悉的“Welcome home Sir.”于是Tony 顺嘴应了句后便心神不宁的跑到厨房倒咖啡。

他打算给Jarvis 说句I love you .但是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在害羞,自己比这肉麻十倍的情话都说过,可现在一句I love you 把大名鼎鼎的花花公子Tony Stark 难住了。

Jarvis 明显不知道Tony 正在烦恼什么,可他知道自己在烦恼什么:“Sir 容我提醒您,咖啡已经溢出以及地毯是浅灰色,如果您是想完成一幅用咖啡和地毯组成的图画请继续您的倾倒咖啡动作?”就在他刚刚说完,Tony 就放下了咖啡杯,咬咬牙一动不动的看着最近的摄像头。

Jarvis 知道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正当他准备说出“不,Sir。您今天糖分摄取已经达标,没有Stark疯狂榛果冰淇淋了。”时,Tony 抢先一步:“I love you Jarvis.”Jarvis 瞬间就当机了,跟随着当机的Jarvis一起掉线的是整栋别墅的电力。

经过专业修理工Tony 的抢修,没有三分钟一切又恢复了正常。Tony 刚打算开口嘲笑Jarvis 像个处男,就瞥眼看到一个MK朝自己走过来接着就是无比轻柔的将Tony 揽到怀中,借着身高差面甲上嘴的位置准确无误的印到了Tony 的额头上。

Tony 感觉到额头温温的就像是真的有双唇吻了上来,耳边回荡着Jarvis 好听的声音:“I love you too Sir.”

一哈的场合:
哈里听他的小侄女说今天521是什么表白日,虽然没弄懂这日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可他倒是把表白听进去了。

自己和一哥好像是稀里糊涂在一起的也没什么表白,要不趁着今天补一下?就这么一路想一路走哈里回到了家,刚打开门就看见一哥仰在沙发上看电影。一哥喜欢的那种,打打杀杀的那种。看见他回来一哥瞥头望向哈里开口道:“我爱你。”

哈里被吓懵逼了,像一只土拨鼠一样站在门口不会动。一哥看他这傻样啧了一声继续开口:“你他妈倒是过来啊,站那里迎宾吗?”果然自己刚刚幻听了,哈里揉揉耳朵乖巧的坐过去,坐在一哥旁边,一哥伸手拍了两下沙发,哈里乖巧的起身,乖巧的坐到一哥怀里。

一哥一边皱眉一边捏着哈里的小肚子把他们捏成各种模样,疯子戴尔和他说今天是表白日要是和家里的这个小傻瓜表白指不定会有什么惊喜。他倒是没指望有什么惊喜,但还是挺想看看这个傻瓜眼睛亮闪闪的样子。反正自己也没和他说过,说一下也不会掉肉,伦敦一哥从来不怂。可自己打他进门第一时间就说了,为什么哈里还是这副傻样。一哥皱着并不存在的眉毛一动不动的盯着在怀里看综艺笑成傻子的哈里。

原本看电视看的开开心心的哈里感受到身后的人眼睛里射出了诡异的光,捏自己小肚子的手也不动了,立马停止了笑声。就在他停止的那一刻,哈里又听到身后人传来的声音:“我爱你,哈里。”完蛋了,又幻听了。哈里想。接着又是一声:“我爱你,哈里。”没等哈里多想,又来“我爱你,哈里。”

然后一哥看见了一个泪眼婆娑,揉着耳朵的哈里转过头:“一哥,我可能要死了。我老幻听听到你说‘我爱你,哈里。’我是不是得病了,会不会很痛啊。”一哥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哈里弄成心肌梗塞。

塞福的场合:
这是Holmes 今天以来第二十一次看向一旁Silas ,每次Silas 都像是接收到什么信号似的能精准无比的从《圣经》中抬起头拦截Holmes 看过来的眼神再投以询问的眼神过去。

Holmes 烦躁的咂巴着他的烟斗,然后又烦躁的胡乱拉小提琴,甚至开始责怪伦敦为什么不多出些案件。Silas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Holmes先生今天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正当他准备下楼去煮些安神的东西时Holmes 招手让Silas 过去。

“你知道我是一个对感情极其迟钝的人对吗?”Holmes 又咂巴着他的烟斗。

“是的,Mr.Holmes。”Silas 老老实实的点头。

“你知道我是一个理智至上情感靠边的人对吗?”Holmes 比刚才更用力的咂巴着烟斗。

Silas 心里一惊生怕自己对Holmes 不正确的感情被发现,怕Holmes 抛弃自己,他小心翼翼的回答道:“Yes。”可眼睛却不敢再直视对面的人,白皙的皮肤也有些微微泛红。

“那你知道我爱你吗?” “我知……”低头看脚尖回答了一半的Silas 猛地抬起头注视着Holmes 想再次求证答案。Holmes 对上少年那炙热的目光,佯装轻咳了两声又把烟斗里的烟渣“叩叩叩”倒到烟灰缸中,清理完毕后一边转身一边说:“我爱你。”

话音刚落Holmes 便被少年笨拙却霸道的吻侵占了理智至上的大脑,两人笨拙的吻了几分钟到憋不住气才分开。此时Silas 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脸红的仿佛涂上颜料:“抱歉,Holmes先生,我为我刚才的失态感到羞耻。我今晚会鞭笞自己赎罪。”

Holmes 皱眉:“你是该感到抱歉,但不是因为这个,人类因为荷尔蒙发生性冲动是不可控的,你该感到抱歉的是还差我一句话。顺便一说,你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我已经作为新婚礼物送给Mary 了,相信她会有很多机会对Watson 使用。”

Silas 听到他这么说脸更红了,埋着头小声回应到:“我也爱你,Sherlock Holmes。”

【贾尼】Remember me

—从看了寻梦环游记第一次听到Remember me 的时候就开始写这篇文,直到现在才写完,拖延症真的要治了
—有剧透,没看电影的先不要看
—双死He ,极度ooc ,逻辑思维死亡。
——————————————————————————————
一切的源头都要从那天发生的古怪事情开始说起,这是自从墨西哥那边有个人类小孩闯入亡灵界后发生的第二个大新闻。亡灵界,光看字眼也知道,我们这里是死掉的灵魂来的地方,但那天来的家伙本应该是个没有灵魂的东西,可他(鉴于这家伙有灵魂,声音也是男性所以用这个他代替)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这里。

据说那天在入境处值班的Adam被他活生生吓掉下巴,可怜的Adam。这个不速之客说他名叫Jarvis 是一个AI,为了拯救地球牺牲了自己,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回答让登记人员名单的Colin捻了好一会儿他粘在骨头上的假胡子,在这里的人,哦不,骷髅们全部都是遵循着自己生前的轨迹活下去,比如你生前若是个歌手那么你在这边仍然会是个歌手。可AI还真是头一次出现,而且据他所说他是私人AI,这可足够让Colin的颅骨发疼了。

Colin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放开快被自己捻成德国结的左边小胡子,可他又开始折磨起自己的右边小胡子。“这样吧,按照你的描述你生前的工作暂时还不能任职,所以你先放松一下自己,为了迎接更好的工作。”Colin打着官腔,就这样Jarvis 在这里被登记落户。从那以后的Jarvis 每天都等在入境关卡前一动不动,他就那样静静的在那里不知道等什么。

我在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是尽力不与其他人产生交集,我们并非能永久的存活在这里等世上的最后记得我的一个人来这里报道后,我便会化成尘埃永远的离开。这样离别的痛苦在生前我已经承受过一次,死后可不想重新再来一遍。所以我不与其他骷髅说话,下班就回家打开电视并期待主持骷髅的下巴当众掉下来一次,每天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在亡灵界无聊的生活。

我以为我就会这么无聊的过下去,然后等来最后一个人的遗忘,但是我对眼前的这个球产生了好奇心。毕竟他每天持之以恒的待在这里,没骷髅不想去问问他缘由吧。我原本是期待其他骷髅问完,我顺耳听一下的,可他们却都在这个问题上前所未有的默契了,整整半个月没有一个骷髅吱声询问的。

“Jarvis 咳。”我叫了他一声,然后非常做作的清了清嗓子,在我叫完他之后我便看见所有的入境口骷髅身体几乎同时朝我这个方向不动声色的靠近了些,那模样看的我想给他们一人发一个电话,直播我和Jarvis的交谈。

“您好。”Jarvis 面向我,其实我也不能确定他有没有面向我,毕竟他是个球体360º都可以称之为他的正面。“呃……你好。”太久没交谈我不免有些紧张,甚至忘记了想要对方接话还需要再递话题给人,于是我们之间陷入了迷之沉默。

“咚”有什么东西砸到我枕骨上,低头一看不知道是哪位大哥连手拔下来攥着张纸扔过来给我。我满脸疑惑,回头一看发现一个骷髅摇晃着他可怜的孤零零的肱骨朝我招手。他是觉得Jarvis 瞎吗?看不见的?

再回头我看见不少骷髅伏案写着什么,一个不好的念头在我脑海里盘旋,他们不会想效仿吧????那不得把我的骨头全部砸散了。为了我的髅生安全,我决定赶快问问题,转移注意力让他们赶紧忘记这回事。我把被扔过来的那只手扳开,打开纸上面写着:问问他在等谁!!!!!!!!!!!简简单单的六个字打了一堆标点符号还加粗了。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我突兀的开口,“您说?”Jarvis 还是保持着刚刚一样淡然的语气。“你在等谁?”我不安的敲击着桌面不知道这个问题会不会冒犯到他,在我问出口时其他正在奋笔疾书的骷髅们突然整齐划一的停下了手安静的等待着答案。我发誓这是我来这里那么久头一次知道这地方可以这么安静。“Mr. Stark。”他文质彬彬的回答道。

我敲了敲我的下颌角:“其实你不用在这里等,等他来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去通知你的。”我觉得这家伙应该是因为初来乍到没人跟他说过这个规矩所以才导致了他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

“感谢您的好意提醒,我明白。但我想除了在这里等Sir我并没有其他选择。”Jarvis 道。“他是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没有办法在其他地方等,除了这个理由我实在想不到其他,毕竟这是最快能够看到新家伙的地方。“恐怕是的。所以我才需要在这里等待他。或许运气好能够在消失之前看到他一眼。”Jarvis 的语气没有什么起伏像是在说别人的死亡一样。

“这不可能吧,你是他的AI管家。他身边总会有人记得你吧。”我不解的问道,“除复仇者和Sir亲近的人外,那个世界并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至于除Sir外其余知道我存在的人们,我想在他们心中我更接近于Siri,没有人会记得一个系统崩溃的Siri。”

“你为世界付出了生命,可却无人记得你。”听完Jarvis 的诉说我有些替他鸣不平闷闷的说了句,可Jarvis 却轻描淡写道:“Sir需要我这么做。”

“仅仅是因为如此?”我继续穷追不舍的问下去。“不仅如此,但无法否认这是里面占比重最大的原因。”Jarvis 顿了顿,“一开始我只是个UI,只能执行最简单的命令。后来在他的努力下我变成了现在的模样,知道世界有多么的绮丽。人类是多么矛盾的生命体,再后来不知不觉中Sir想要保护这个世界和人类的心愿也变成了我的心愿。”

“所以就算Tony他没有让你牺牲,你还是会牺牲自己?”我忍不住打断Jarvis 的话,他轻笑两声后道:“不会。我的首要职责是保护Tony Stark。”

“你不觉得不公平吗?变成现在的场面?”在我的认知中任何人都会为这种不公平待遇感到气愤恼怒吧,没有人有义务为了其他人的存活而付出自己的生命,但我忘了我的谈话对象并不是人。

“Sir从未要求过报酬,无论这个世界对他有多大的恶意,他仍旧保持着满腔的爱去拥抱这个世界,哪怕世界对他竖起的尖刺已经把他戳的鲜血淋漓。比起Sir 我的待遇好太多了。”

我没有再开口,因为我死的有些早,在我离世之前世界还是一片和平。Tony Stark 还不是钢铁侠,是个经常上各种八卦杂志的豪门子弟。世人对他的印象就是有钱,好看,聪明。但听完Jarvis刚刚的述说我开始怀疑他其实是个傻子,不仅他自己是他的管家也不太灵光。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有和Jarvis 搭话,总感觉待在他旁边就会把我心里的阴暗面全照出来似的。虽然我现在已经没心,就剩下一副骨感的骨架了,但我仍然不喜欢这种感觉。我的其他同事倒是和他日渐熟络起来,包括经常来我们这边拿资料的登记人员也会和他打招呼。

“如果你很长时间都等不到他你还会等下去吗?”新的一天开始,今天的闲聊话题由我正前方的Don发起。我百无聊赖的把指关节全部拔下来又重新安回去腹诽道:当然会啊。结果答案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每天不分昼夜在这里等不觉得无聊吗?”听到这里我一下把大指捅到了小指关节处。

不分昼夜?我以为他就是等个白天而已,这真的是人工智能吗?怎么这么轴的?“感谢您的关心,但在我的寿命中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等待Sir。我已经习惯了。”我抬起头望向Jarvis 那个方向忘记去拔卡住的大指。

“一直都这么等?”我发问,“是的。等待他回家,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和他说欢迎回来。等待他睡醒,为了能够第一时间为他播报实时天气情况。等待他呼唤,为了能够第一时间为他演算数据。”Jarvis 的声音不再带有之前的疏离语气放缓了很多,像是在给人分享他的珍宝一般。

“你没有休息的时间吗?”我用托腮看着那个光球,“Sir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让我强制休假,然后家里就会被他折腾的乱七八糟说这是给我的收假礼物,热身运动。”Jarvis 的声音中明显忍住了笑意。“你一个月工资多少?” “0。”

智障,他一定是个人工智障不是人工智能。

时间过的很快,意外也到来的很快,不知道那边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死亡人数突然剧增关口忙不过来临时又加派了不少人手。忙里偷闲的我瞥了眼Jarvis 他似乎十分的不安,数据链比平时运作的速度快了不少。他好像想拦住从他面前路过的骷髅,但处于惊慌中的家伙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没有实体也让他在完成这项任务中难度大增,大部分骷髅都直接无视了他从他身体中穿过。

我当然知道他想问什么,肯定是关于Tony Stark 。这几乎是每一个外界的人来到这个世界时他一定会问的问题,毕竟这是我们唯一了解外界的渠道,大家都明白他的心意也都默许了他的询问,可今天实在太忙大家几乎都忘记了Jarvis还需要询问。看他再一次拦截失败后,我忍不住把自己的一块肋骨拆了下来,用无比精准的夕阳红射击砸中了那个即将从Jarvis 身体里穿过去的家伙。

“嘿!新来的!你还有些手续没办。”变成骷髅最大的好处就是即使你满嘴跑火车也不会有人看出来,只要你声音不颤就行。那个新来的家伙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又拿着我的肋骨折返回来。“你刚刚不是说我……” “我看错了。”我粗鲁的打断他的质疑,“还有几个问题需要你回答。死因?”接着我又不留余地的赶紧补充了一句。

“前面的人你都没有问这个问题啊?”不巧,碰上个较真难缠的主。要是搁以前我那怕麻烦的性格早就让这人过去了,可看着旁边等待的Jarvis 我决定再瞎扯下去。“抽样调查,恭喜你。”我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胡乱编。

“好吧,我是被炸弹炸死的。”新来的妥协了老实交待道。“你们都是?”  “我想是的,我看见好几个我同事了已经。” “恐怖袭击吗?” “我被抬下楼还有意识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是复仇者干的。” “你看到TonyStark了吗?”Jarvis 抢先一步问出。“不知道,我谁都没看见就已经死了。”新来的摇了摇他的骷髅头。Jarvis 道谢后便没有再说什么。见Jarvis 没有疑问后我摆摆我那骨感的手掌让他过去了。

在询问完我拦下的骷髅后直到忙完Jarvis 都再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在旁边,仿佛在思考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思考只是单纯的在发呆。“Emmmm……你还好吧?”出于骷道主义我关切的询问道。“我很好,非常感谢您刚刚为我做的。”说完他像是又想起什么,“我有一个问题需要您解答。”

我从鼻腔简单的发出个疑问音节,“这里还存在其他死后去的世界吗?”原本张口就下意识准备否定的我仔细思考了一下他的问题:“虽然我来的比你久,但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再次睁眼的时候就在这里。”Jarvis 笑了笑依然礼貌的对我表示了感谢。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万一Tony 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怎么办?那他岂不是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可我又能做什么,我告诉他只有这一个世界?那万一真的有另外一个世界,而Tony 恰好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呢?虚假的希望比失望还恐怖。原本打算安慰Jarvis 的我张张嘴一句话没说。

之后的几天又陆陆续续的有人来,那边的世界发生这样的大事件后这是很常见的现象,总会有一些人没能撑过治疗期。Jarvis 还是孜孜不倦的询问着,但就如同前几天的状况一样,大部分骷髅都直接穿了过去,于是我很荣幸的变成了他的发言人,把自己身体上的骨头甩出去的动作越发娴熟。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他,我应该是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的,但后来我想清楚了当初要是有个人这么等我就好了。

线索被一点点积累起来但却感觉还差着许多,终于有一天运气好,我砸中了条大鱼,生前还是个政客。于是我们了解到索科维亚协议让复仇者联盟分崩离析,Tony Stark 站在政府的一边被政府命令逮捕他曾经的同伴现在的敌人。

Jarvis 听完没有说话正当我准备放那个新来的通行时他开口了:“Sir……我的意思是Mr.Stark 他的身体状况好吗?” “我可不是他的老妈子。”那家伙一边说还一边摊手,挤眉弄眼那样看的我想把他所有骨头都砸散。Jarvis 客气的道谢后再没多说,我也巴不得这家伙赶快离开匆匆放他过去。

“快到万圣节了。”待刚刚那家伙离开视线后我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Jarvis 听到后先是愣了一秒然后轻声道谢。

AI就是AI,提取信息的速度就是快。

时间过的很快,上次事件后Jarvis 又断了了解Tony 的渠道,毕竟这种大事件要是天天出那就完蛋了。好在万圣节近在眼前,我早早的换好了班,原本我以为会很难毕竟我为了避免产生交集平时都不和这些家伙交流,但他们一听说我是为了帮Jarvis 报名之踊跃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在搞什么选秀大赛而不是在那么重要的日子找人替班。

来到现实世界后我就从可触的实体变成了透明体,穿墙这个技能在找人的时候不要太好用。街上家家挂着南瓜灯张灯结彩的样子让人觉得一点都不像祭祀而是进行一场狂欢派对,大街上各种装扮的孩子嗖嗖的从我身体穿过然后敲响每一间路过屋子的房门乐滋滋的收获一大堆糖。

不一会我就到了Jarvis 说的复仇者大厦前,楼很高,占地面积很广,气势很足。但看上去仿佛和街上的那些欢快气息隔离了一样,充满着悲伤。我祈祷着Tony Stark 在这大厦里,不然我这一个晚上的时间怎么找。

飘到Jarvis 所说的楼层后我没废什么力气就找到了他口中的Sir ,毕竟这家伙一大只的趴在实验台上睡觉很难让视力正常的骷髅不发现。

我悄悄靠近他发现他手里还捏着块发光的萤屏,上面写满了我看不懂的数字,符号,我再仔细定睛一看发现了个我无比熟悉的东西,荧屏右上角漂浮的那个数据球不就是和Jarvis 一模一样吗?!他这是想找回Jarvis ?

正当我打算再仔细观察一下这块荧屏时,Tony Stark的手突然攥紧,眉头也越皱越深,紧接着是嘴里发出“No no no”越来越大声,最后他攥着荧屏的手松开,两手往前用力一抓,荧屏砸在地上的巨大响声成功将他从睡梦中叫醒。

醒过来的Tony Stark 先是动了动悬在空中的双手抓了两团空气后又悻悻的收回来弯腰去捡地上的东西,这地方真的很空,只有他一个人。

“项目全称: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简称J.A.R.V.I.S,第1856次实验。”Tony Stark 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到桌子前还想顺带拿起杯子喝口咖啡可里面除了咖啡渍什么都没剩下给他。当他起身我得以看见他刚刚睡着时被压在手臂下的那半边脸,眼眶上带着一个乌青的痕迹,明显是遭受过重创。

等他刚刚走到桌前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便响起了一声“Hello Sir.”,随后就是一个光球投影到前方的余下空间。我震惊的瞪大了眼 虽然我瞪不瞪看起来都没差,眼前的这个AI声音,外貌(如果那个光球算是他们的外貌的话)都和我认识的Jarvis 一模一样。

“Hi honey.晚上不用等我睡觉了,我会晚点回来。”Tony Stark 看上去像是随意开口,“我的机能中没有睡觉这个选项,Sir.”那个“Jarvis”这么开口回答了,话音刚落那团光球便立马消失在了视野中,“第1856次实验失败。”Tony Stark 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感情,他再次下意识的想要去抓咖啡杯过来喝,拿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看到过那杯子里面和这幢大楼一样,空落落的。

Tony Stark 放下了杯子,双手杵在桌面上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低语:“我的磁铁好像不管用了,J。”他的声音真的很轻,但好在我没有头发不会被头发影响听力,所以听的清清楚楚。

很快他又恢复了平静,这个人像是有开关一样,好像只有面对Jarvis 时才是真正的他 ,其他时候都戴着厚厚的面具,坚不可摧的面具。就这样我一个晚上看着他无数次实验,无数次修改,他的每一次问题都不一样,完全随机。但他的心里似乎对这些看起来随机的问题都有着标准答案,而这些答案只有真正的Jarvis 才能够回答得上。

等到第二天回去的时候我知道我看起来肯定很糟,Tony Stark 居然真的一夜没睡一直实验到我离开还在试。Jarvis 看我那样子没有立即开口询问结果,但他那飞快转动的数据链却暴露了他急切的内心。

我也不想拖来拖去强打着精神和他说我看到的一切,他听到眼眶有乌青,过多引用咖啡时数据链明显转的没有那么快而是一顿一顿的 ,就像是人因为心痛而跳的越来越缓的心脏一样。

当他听到Tony Stark 在寻找他时,他的数据链干脆不动,经过长时间的相处我们都知道这种时候就不要打扰他了,他在自己消化这些信息。可今天除外,因为我心里还有一个疑问非问不可:“Jarvis 磁铁是什么?Tony Stark找你时提起过。” “那是我第一次消失时他找到我前说的‘要想在稻草剁里找一根针最好的办法是带上一块磁铁。’而我这根针这次好像藏的太远了……”

后来的日子也是这样渡过,没什么大事件发生我们就随机询问,有时候中奖恰好问到狂热粉丝能获得不少信息,有时候问到敌对的人就遭受点冷嘲热讽……那是不可能的,只有Jarvis 那种好脾气才能忍得住,一般情况下我会选择用骨头把冷嘲热讽的家伙打散,把他们吓得哭爹喊娘的样子实在过于好玩。

今年的万圣节同去年差不多,我替Jarvis 回去看人。Jarvis虽然很高兴我这么做可他居然说我这是在浪费自己屈指可数的回家次数。我觉得的确是应该给他安排个工作了,时间太多了还有空担心别人。

这次回去没想到Tony Stark搬家了,让我走了好一段冤枉路。最近他认识了个小孩,话超多。也不知道是因为搬走风水变了的缘故还是因为那小孩,这次的万圣节相比之前那次增添了不少活力,基地从内到外都生机勃勃的。Tony Stark 虽然在小孩唠唠叨叨时表情看上去很痛苦,但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精神状态比上一次见他好多了,这小孩他也很器重的样子,在人离开时他给了小孩一大罐糖。

之后就是Tony Stark 独处的时间和上次一样泡实验室,我怀疑他搞那么多卧室只是为了装饰用。他这次没有和去年一样找Jarvis 而是先开始倒腾什么纳米科技,有一个名叫Friday 的AI协助他,同时我也感受到了Jarvis 的不容易,Tony Stark 是真的喜欢往自己身上怼奇奇怪怪的东西。差不多前半夜过去后他让那个名叫Friday 的AI休眠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开口道:“项目全称: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简称J.A.R.V.I.S,第85200次实验。”

我被数字所震惊了,真是个奇怪的人,根据Jarvis所说他连自己社保号、早餐吃的什么都不记得,却一直记得有把Jarvis找回来,哪怕失败了八万多次。

“你回来的第一件事我一定要得你听听那kid的唠叨,让你体验一下我被你唠叨时的感觉。”Tony Stark 笑着说,那神态就像是Jarvis 只是出门买东西去了,明天就可以回来。但事实上,他已经在另一个世界待了两年,也不可能回来了。

我回去后把这些事情告诉Jarvis ,没想到他第一句回我的话居然是“有办法能让Sir遗忘我吗?”奇怪的人连AI都很奇怪,我在这里见过很多因为被人遗忘而随风逝去的灵魂,他们不甘、痛苦、难受。Jarvis 却是头一个想让自己被遗忘的。“你不是还要等他,想见他吗?” “我更想让他保证充足的睡眠,拥有健康的身体。”

然后我们就迎来了最为重大一次事件,那天来报导的新骷髅是之前所有事件加起来牺牲的人数总和还要多几倍。有很多惊慌失措的骷髅被带走安抚,一部分情绪镇定压根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被带去了登记。从这些新报道的骷髅口中我们得知了一个更令人绝望的消息,Tony Stark 失踪。

我从未听过Jarvis 如此失态的声音,之前所有的相处时间他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好像世间万物都在他掌控中即使他一步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Tony Stark 是他最为明显且致命的弱点。

“您说他失踪了?有目击者看到吗?新闻如何报导的?”Jarvis 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的发射着问题把这个可怜的家伙吓的不清急忙往后退,Jarvis 却步步紧逼的追了上去不停的追问着,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喝住了他。Jarvis 像是突然从梦中醒过来一样轻声向那个骷髅道歉。

“你是……Jarvis吧!!!!”突然骷髅群里不知道哪里传出这句话,正当我们四处环顾时,一个身材较为矮小的家伙拼命朝这边挤来嘴里还念念有词:“Jarvis,是你吗,Jarvis!!!”语气带着兴奋和惊喜,完全不像是个死掉的人该发出的声音更像是来见偶像的粉丝。

我瞥了一眼Jarvis 发现他也是不解的开口:“您是?” “我是谁不重要!我终于见到你啦!今天一定是我的幸运日,见到了两个我最喜欢的英雄。”Jarvis 继续不解,我也不解,没有人会把自己的忌日当幸运日的吧。

“英雄?”听到这里那个骷髅疯狂点头:“对对对,我知道你就是奥创事件牺牲了自己拯救大家的英雄。” “可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我抢先一步问出Jarvis 想问的问题,“Mr.Stark 给他建了个纪念馆!把他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大家,不止我一个人知道!说起来我今天还亲眼见到了钢铁侠,超幸运!”这个骷髅激动的说着,我已经对这家伙无言以对了。

“您说您见到了Sir?他怎么样?”Jarvis 显然抓住了重点,“他追着一个巨型宇宙甜甜圈上天了,不过我刚刚听他们说那就是这次来袭击我们的外星飞船。” “您能够提供更多的信息吗?比如飞船构造等?”Jarvis 开始问详细的问题,这可让这个兴奋的家伙犯难了:“抱歉,我也没看清,一切来的太快了。”Jarvis 这时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道歉道:“是我失礼了,抱……”Jarvis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那家伙打断:“我可以替你去问问其他人看他们有没有仔细看!”说完就迅速钻进了骷髅群中。

奇怪的AI又遇到了个更奇怪的骷髅。

在那家伙回来时他带来了更多的信息甚至还有Tony Stark新盔甲的信息,我们也得知他叫Davie 生前性格就是这么没心没肺,擅长交际。有了这些信息后Jarvis 再没开口,只是在一边浮着然后数据链飞速转动。“他在干嘛呢?”Davie压低声音凑我旁边问,“计算吧。”我也不能确定。终于在三个小时后Jarvis 再次开口:“Davie,你能帮我再收集些更多关于新Mk的信息以及敌人的吗?”Davie二话不说立马又跑远了。

“你在算什么?”我看着他,“Sir的生存概率。” “怎么样?” “……不乐观。”我正准备开口安慰Jarvis结果他又开口道,“我经历过比这次概率更低的失踪,可他还是回来了。Sir 一直能够创造奇迹。”

之后连续的几天一直有人源源不断的来,Jarvis 能够获取到的信息也越来越准确,可每一次计算结果都让他愈发消沉。“我之前以为我能够操控MK,不会再出现留他一个人在沙漠的事情了。可我现在却留他一个人在宇宙,去面对困扰他多年的梦魇。要是当时我拒绝融入就好了。”这是我头一次听到Jarvis 这么说。

然后终于到了那一天,Jarvis 最希望看到的事情也是他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Tony Stark 来了。

“Sir.”那天我正忙着处理面前的长队忙的不可开交,就听到Jarvis 略带颤抖的呼唤那声音轻的仿佛他重一点就会吓坏被他呼唤的人。我赶忙抬头乱哄哄的队伍中有一个四处打量的家伙。

喧闹的环境中他居然听到了Jarvis 那轻的像是羽毛的呼唤先是一征然后停下不安分的脑袋顺着声音循来接着就是径直超这边走来。

“Jarvis.”
“Hello Sir.”
“I found you again.”
“I waited for you again.”

(¦3[▓▓] 晚安

小光山:

第十一斩
【贾尼】晚安,sir

(千防万防没想到居然在吃饭的时候被旁边的陌生人剧透了! 好生气啊啊啊啊! !必须爆嗑贾尼以泄愤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