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

刷贾尼贾炮萝卜相关
所有搬运禁止一切

【贾尼】一千零一个愿望

—最近一直在码这个梗,最终以1w2+的字数码完了
—用了游戏去月球的设定
—写了很多一直想写的贾尼梗所以码的挺开心的
—关于UI部分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写的,欢迎指出错误
——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是一名来自SI旗下的员工,但我的职责比较特殊,在几年前SI研发出了能够让人们在死前圆梦的技术,像我这样的职员借助机器可以进入到客人的记忆之中在充分了解后依靠机器计算便开始修改他的记忆让他以为自己做成了某件事以达到为客人圆梦的目的。事实上说简单些我这样的人就像是高科技催眠师帮助人们在弥留之际做一场好梦,在梦里让他们体会到完成自己梦想的人生使这些人感受到幸福。在这项技术刚刚研发出来时只属于那些有钱的富人他们的梦想说实在的无聊到了极点,后来这项项目被归为了SI回馈社会的项目之一我的工作渐渐变的繁忙和有趣起来。

今天是与众不同的一天,我将在今天要实现第一千零一个愿望,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与众不同,我今天要服务的对象是SI的董事长也就是曾经的钢铁侠Tony Stark,他也是我拼死拼活一定要进入SI的原因。我准备去见他时被告知Stark 先生正在熟睡只能在外面的休息室等候,因为等待的时间实在是过于无聊我便溜出了实验室去了监护室那边开始隔着玻璃窗打量这位传奇人物。虽然他的脸上戴着呼吸面罩,但还是不能阻挡我狂热的视线。时光毫不留情的夺去了他的容颜然后并不可气的留下了不少印记,但身为狂热粉丝的我觉得要是把他领到纽约的各大公园溜达一圈还是能俘虏不少老太太的芳心。在这段时间里我的眼睛像X光一样全身上下把Stark 先生扫描了几十遍,但显然扫描对象陷入了深度睡眠,他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百无聊赖的我又只能重新回到休息室等待。

过了十几分钟后终于有人来通知我,Stark 先生清醒了。刚进病房门我就看见了他的笑容,虽然看上去很憔悴但我对耶稣大神发誓那是我在这世上看过的最灿烂的笑容。“您好,Stark先生,我是您旗下的员工Ellen.”我伸过因为激动而轻微颤抖的手,“Hey Tony Stark.这次需要辛苦你了。”他轻握住我的手笑着说,我快要哭出来了。但我是有职业素养的,我没有哭。“Stark先生,在一切开始前我需要核对您的心愿,您说您需要拯救一个人,但您记不得他是谁了?”我整理好情绪核对顾客愿望开始准备工作,毕竟需要联系到我过来处理就说明Stark 先生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希望自己能够完美的完成他的愿望。“是的,”他眨了眨眼睛然后轻咳了几声,身上插着贴着的那些线也因为咳嗽轻微了晃动了起来,“因为阿兹海默症的缘故非常遗憾我忘记了我最想拯救的人,但我能够记得他对我而言非常重要。”Stark 先生说这句话时眼睛里流露出了满满当当的失落,我也在心里叹了口气人到老年时记忆本身就会变的不完整,现在不仅是老年记忆缺失的问题Stark 先生还患有阿兹海默症,那么他的记忆寻找起来会非常困难甚至可能完全找不到可以使用的记忆。

“那么您同意我需要浏览您所有记忆这一条款吗?”我按部就班的询问着,“Hail hydra。”Stark先生突然念叨了一声,然后看着我一脸懵逼的模样又笑起来,“既然你不是九头蛇那我也不用防备了,不过其实就算你是那你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我脑子现在里可没什么可用的东西了。我不介意你看我的记忆,不过,你可不能把我超量吃的那些垃圾食品告诉……”Stark 先生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下来皱起眉头像是在思索,十几秒后他说,“你好,请问你知道我是谁吗?”原本站在旁边的医护人员立即将我请出了病房,显然他的脑部已经退化的非常严重了。一个天才得了阿兹海默症,这算得上是上帝太有幽默感吗?还是得算成上帝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等我再次能够回到病房时医生们已经帮我准备好了我工作时需要的一切,Stark 先生也重新戴上了氧气面罩,手背打着维持生命所需要的葡萄糖还是什么其他东西,心率检测仪滴滴的叫着床上的人陷入了昏睡。戴上头盔我便顺利进入了Stark 先生的记忆,由于无法确认他想挽救的人到底是谁,我只能从最近的记忆一段一段来查看,推测。

机器带我去到了所能追溯的最近的一段记忆,因为Stark 先生阿兹海默症的缘故说是最近的一段记忆但事实上也间隔了一段时间。我并不害怕自己会被Stark 先生所看到,机器会让我在他的记忆里像一个鬼魂一样完全透明,不过就算看到了也没关系,我只需要重置记忆就好。就像打游戏一样,读档就能够使一切恢复成原样。“Potts小姐,Boss的情况又发生了恶化,我觉得您有必要过来一趟。”一个粉红色的投影迎面朝我走来然后从我身体里穿了过去,我知道这是Stark 先生的私人管家Friday,毕竟我可是钢铁侠铁粉。我赶紧跟上Friday 去找Stark 先生,一路尾随然后到了别墅里的卧室。此时的Stark 先生已经是满头白发的模样,他站在落地窗前出神的望着窗外,玻璃窗外是一片蔚蓝的大海偶尔有白色的海鸥会从海面上掠过然后朝着这边飞。“Boss 我叫Friday是您的私人管家,您叫Tony Stark,是SI的董事长,好友……”Friday 走进站在他身后轻车熟路的像背书一样的开始说着,Stark 先生听到声音之后先是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看Friday依旧只是站在原地念叨,确认她没有恶意后,才一脸茫然的听她说完,之后也只是草草的应句我知道了又把视线落到窗外。Friday 看了会儿Stark 先生说:“无论怎么样,请您记住我会为您记住一切。”听到这句话Stark 先生把视线落在了Friday身上笑着说:“你可真是贴心Friday,让现在的我去记东西,好吧,我记住了。”说完场景内的一切都像被人按暂停键戛然而止,看起来这是所能找到的记忆极限,没能得到太多线索的我只能去下一段记忆。

第二段记忆的Stark 先生还是头发苍白的模样,但比之前来说好很多,他正在虚拟键盘上敲打着什么。我走……不,正确的来说应该是算飘吗?总之我过去了看清楚了他正在记录着各种各样的实验结论但显然还没有完全记录完整,“Friday,”Stark 先生开口了但手指还是不停的敲敲打打,“等我的情况恶化到什么都记不得的时候,把这些交给田纳西小子。” “事实上您一直也记不得多少东西,Boss.”Friday 的投影坐在桌子上这么说着,Stark 先生耸肩:“我还觉得自己记忆力挺好的,虽然不能过目不忘什么的。” “是吗?那您的社保号是?”对面的电子管家毫不留情的揭穿了Stark 先生,“嘿!除了这个!”,不得不说Stark 先生说这句话时样子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随后他话锋一转,“我的所有病情都有记录在案吗?或许对以后研究会有作用。” “是的,全部按照您的要求记录在案Boss.”Stark 先生点了点头又接着说:“在我老的不能保守秘密时成为一个巨大的秘密宝库时,Friday,删除我脑内所有重要的相关记忆。”Friday的身影轻微动了动被我发现了:“Yes Boss.”老实说,我是无法相信有人会要求删去自己记忆的,看起来现在Stark先生记忆的不稳定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自己造成的。Stark先生没有继续同Friday交流下去,而是接着敲打他的实验结论。我留意到他有一瞬间的恍神在界面上打下了一句“我很快就会去见你了”后面跟了一个字母J但很快被他全部删除了,我并不清楚那个J是人名还是一个单词的开头,但我能确认的是这一定和Stark 先生的愿望有关。

这是第三段记忆了,但我所获得的线索真是寥寥无几,四舍五入一下基本上等于零。这次又回到了Stark 先生的住宅,但传送点座标好像错误了并没有直接把我送到目标身边。我只好到处寻找他的踪迹一般情况下传送到的地方记忆的主人一定也在这附近,“Friday,成功几率是多少?”我听到了无比熟悉的声音连忙循声而去,“不到百分之四十,Boss.在此之前我们还有大堆数据没有计算,这个几率也只是粗略的估计……” “Friday,”Stark先生打断了她,“你还真是和Jarvis一样,那我教你一件之前同样教过他的事情,先做再说。”Stark先生说完一咬牙然后迅速的把针筒里的液体注射到了手臂上,Friday 则是迅速开始监控起什么心率啊之类的东西,我不是专业的医生对那一堆仪器和数据也完全看不懂。随着Stark 先生咬的看上去快要咬碎了的牙和握的越来越紧的拳头,连我所处的场景也像被人用两只手疯狂往两边拉扯一样,最后我从缝隙中堕入了一片空白。这是人身体下意识拒绝回忆起那些过于痛苦的记忆时的反应,所以可想而知当时Stark 先生为了注入那个不知名的液体当初忍受了多大的痛苦。这段记忆虽然没有完全看完,但也算有了一个不错的发现,“Jarvis”,一个J开头的家伙。

在找了半天后我终于从一大段空缺中找到了一段可以用的记忆,才刚刚进到里面就听到了激烈的争吵。“我必须得这么做!只有我见过那些长的莫名其妙的什么奇塔瑞人的母舰,你们完全不知道我们和他们有着多少差距!”Stark 先生很是烦躁的说着,坐在他身边的是一群超级英雄,有的我叫得出名有些也不太知道他们是谁。会议室里的人都一脸惆怅一言不发,这时Stark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环视了众人一圈:“Rhodey和Jarvis的事情我不能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要是我不能替其他人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我还来当什么超级英雄?现在我们明明都知道地球之外会有一个紫色大下巴的家伙对着这颗脆弱的蓝色星球流口水,而他和他那些比我们不知道强多少并且我们了解完全为零的外星科技到来势必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平民伤亡和无数家庭的支离破碎。我拥有绝境病毒它可以大幅度提高我的能力,甚至让我拥有自愈能力,能够提高我们团队的实力避免更多伤亡分别,我不注射难道把它供起来参观吗?所有事情都会有两面性。我研发的它,它会给我的身体带来什么样的负担我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但用我一个人的身体去换几万甚至更多的性命,稳赚不赔了。讨论结束,我会进行注射。”说完Stark 先生完全不打算听取其他人的意见,戴起墨镜就起身离开了。

这段记忆比我想象中的要长,我以为到离开会议室就会中断,但它继续了下去。我跟随Stark先生来到了一个墓地,刚刚谈话里涉及的Rhodey 我是知道的,是Stark 先生的好朋友空军上校但因为从高空坠落腿和脊柱受伤过差点不能再次飞翔。但Jarvis 我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了,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家伙实在是过于神秘。Stark 先生去的那片区域一个人都没有,应该是进行过清场了,不过我觉得他直接把这片区域都给买下来也有可能。顺着走过一排排的墓碑,我看见了Howard 夫妇的名字,Stark 先生顺着清理了那两块墓碑换上了新鲜的花还站了一会儿后又径直朝着更远的一块墓碑走去,那块墓碑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Stark 先生倒是很随意的就坐在了旁边头枕着墓碑顶端仰面朝上表情放松的闭眼休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再次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也许是最后一次来看你了J,”他叹了口气又接着说,“这次我需要面对的敌人可以算上Tony Stark难应对敌人的前五了,不过放心,第一还是你,你是我见过最难缠的,每次都会把我藏起来的零食找出来。”说着Stark先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又过了好一会儿他侧头亲吻了墓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Goodbye J.”说完Stark先生就戴回墨镜又变成了那个无懈可击的Tony Stark。

记忆到这里算是告了一段落,我惊讶于这个名叫Jarvis 的家伙他对Stark 先生的影响之大,在Stark 先生的记忆中他几乎无孔不入,甚至在与其他人的谈话中都会有他的出现。同时我也获得了另外一个信息,Stark 先生的身体不止有一些医学上已知的病,甚至还有些不知道的病存在,这无疑意味着我的时间更少了,我只好赶快着手于下一段记忆的寻找。

显然有阿兹海默症又删除过记忆对Stark 先生的大脑影响已经非常严重,他的记忆居然在那次和Jarvis 的告别之后迎来了长段的空缺。在尽最大的努力后我终于找到了一段可以使用的记忆,Stark 先生一个人穿着盔甲背靠石柱脸上带血的坐在一个废弃基地的外边,表情看起来既悲伤又无措,头盔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他艰难的扶着石柱借力起身,但好像是扯到了盔甲下的伤口惹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拾起头盔后Stark 先生轻拍了两下,Friday 的声音出现了:“Boss您还好吗?” “很高兴再见面Friday 我的AI是不是对雪地都感冒,你怎么和Jarvis净学些坏处。”Stark 先生这么说着,我却是大吃了一惊,Jarvis 不是个人类而是个AI??? “需要我提醒您一句吗?Jarvis也好我也罢都是因为您不听我们劝阻的原因才导致的与我们失联。需要……”

我没等Friday 说完就兀自暂停了记忆,如果说Jarvis 不是个人,那Stark 先生签约的拯救对象还是他吗?毕竟Stark 先生说的是他要拯救一个人,可从现在看来Jarvis 是个AI啊。但从所有迹象表明Jarvis 就是那个对Stark 先生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啊………………我在大雪中凌乱了,如果对象搞错意味着我需要重新来过,我倒是没关系,能多看几遍自己偶像的记忆有种诡异的满足感,但Stark 先生的身体还能等吗?还有时间等我重新来一遍才能实现他的愿望吗?我抹了把脸,决定还是直接问当事人比较好,于是我把Stark 先生解除了暂停 自己实体化了。大不了重置这段记忆就好了。

Stark 先生警惕的看着我,毕竟人家也不傻,面前莫名其妙的凭空出现一个人,周围的一切还除了自己和对方都不能动,不会起疑心才怪吧。在重读了差不多第十五遍的时候,Stark 先生终于放松了警惕,尝试着相信我。“你是说我不是现在的我?而你是为了完成真正的未来的我的愿望有问题需要问我?”很好不愧是Stark 先生,提了个如此哲学的问题,我都快被他绕进去了。我正在一边翻着白眼理关系组织措辞想怎么和他解释,他就自己想开口了:“你问吧。”我反而被弄了个措手不及,“我主要怕不答应你,你会把眼球给翻过去。”Stark 先生十分认真的说着,于是我狠狠的对他翻了个白眼来证明我不会把眼球给翻过去:“对于您来说,Jarvis是什么?”听到这个名字时Stark 先生的眼中迅速闪过了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为什么你会知道Jarvis?哦,对,你和我不是一条时间线的人。”,还没有等我回答他的问题他骄傲的昂起头就自己继续说了下去,“他是我的迷你心脏。*”我看着他那发自内心的开心点了点头,随即重置了记忆抹去我插手记忆时的痕迹。

明确了Stark 先生希望拯救的人究竟是谁我终于是放松了一点,现在只需要找出Jarvis 消失的原因和拯救他的方法就好了…………放松个屁啊!我摇了摇脑袋又在一片破碎的记忆中找到可以用的记忆片段。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找到全新的记忆后我立马切入,刚进到记忆中一个橙色的数据球就在我对面悬浮着“Sir.我支持您的想法。”光球难以置信的发出了Vision的声音,“我知道我多棒啊。”Stark先生站在光球的旁边似乎是在计算着什么,声音里带着重重的疲倦感。“我会帮您说服Dr.Banner.”此时听到光球这么说的Stark 先生转过身一动不动的望着光球:“你知道你可能回不来对吧?Jarvis.”终于见到了Jarvis本尊的我激动的多打量了他几眼,这个时候光球旋转了两圈:“您需要我这么做。For you Sir,always.”Stark先生没有接话只是一言不发的又转过头死盯着那些数据,“Sir 我已为您准备好接任AI芯片,我推荐使用Friday,它是一位不错的淑女。”然后这段记忆开始了不稳定,我只能从可以听到的语音中来判断这段记忆的节点在奥创之战,复仇者联盟的成员Vision 也是从这一战里进入大家视野的。在将Jarvis注入Vision身体时被打断了,然后又被重新上传。终于Vision诞生了,他说:“I'm not Jarvis .”我突然醍醐灌顶,为什么Jarvis 的声音会和Vision 的一模一样。这场战争是Jarvis 的结束,Vision 的开始。

我正打算再在这段破碎的记忆多待会儿找点可以改变这件事情的线索时,专门与外界联系的装备响了起来:“Stark先生的身体从刚刚开始突然变的不稳定,你必须得加快速度了,不然恐怕会来不及!”看起来是刚刚那段记忆触动到了陷入沉睡的Stark 先生,我只好把自己想象成章鱼博士,有好几个高科技爪子能同时抓取一堆记忆继续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从一堆空白里再次翻找出了一段记忆,进去之后能够看到Stark 先生独自一人抱膝坐在沙发上,大大的眼睛无神的盯着正对面的全家福。我走了过去,发现旁边的桌子上安静的躺着一张什么法医鉴定书之类的东西,上面明晃晃的写着Stark 夫妇由于车辆刹车系统失灵而双双葬生车祸。我叹了口气,在他们这些超级英雄互殴了一场后Stark 夫妇的死亡原因才被真正的公布出来。但现在的Stark 先生是不可能知道了,他就那么盯着墙上的照片,过了一会儿把头埋在双膝之间,小声的说了句该死的。周围陷入了沉默,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来自路灯的微弱光亮照射到房间里,显得Stark 先生的身影格外单薄。突然房间的灯都打开了,老实说我被吓了一跳。但Stark 先生只是从双膝间发出沉闷的声音:“Jarvis 把灯关了,我想为地球减少碳排放做贡献。”然后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容我拒绝,Sir.”,Jarvis 说完停顿了一会才继续开口,“您需要我讲几个笑话听吗?”Stark 先生没有回话,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那么我……” “让我一个人待会儿Jarvis.”Stark 先生打断了Jarvis 的话,把头抬起来满脸的疲倦。Jarvis 没说话摄像头却是闪着红光一动不动的朝着Stark先生 的方向,“我永远不会离您而去,”,Jarvis 自顾自的说着,“everything for you Sir.*”听到这句话的Stark 先生先是浑身一振然后开口道:“Jarvis帮我安排收购那家公司,不管花多大价钱,从此以后他们的所有刹车系统必须我亲自设计改进。*”这部分记忆到这里也结束了,Jarvis 不仅陪伴过Stark 走过最荣耀的路甚至最艰苦的路他也陪Stark 先生走过。

在距离上段记忆的不远处我就发现了下一段,刚进到记忆里就能够看到一个青年对着电脑自言自语:“Hey Jarvis,汇报一下天气。”我靠近了些看到电脑屏幕上一行一行的跳动着字符,年轻的Stark 先生耐心的等着它们一个个跳完以后又再次开口:“我真应该给你个声音之类的,honey.”电脑那边又在跳动着字符写着:我无法搜索到联系对象honey.在看完这句话后Stark 先生倒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说的honey是你,Jarvis.” 电脑那边像是在处理这句话的信息含量一样半晌才弹出来一句非常官方的话:抱歉,我无法理解您的意思。如果您需要更改我的称呼可以直接说“更改称呼为xx”。 这次Stark 先生没有像刚刚那样开心的大笑,而是轻轻拍了拍电脑:“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理解的,你会理解这世上所有的一切,你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棒的AI.”电脑此时倒是飞快的跳出来一行:我相信您。

看起来这是Jarvis 刚刚成为AI时的样子,老实说有点像我们现在用的什么手机助手之类的,但这可是几十年前的Jarvis ,以此就可以看出来Stark 先生的确是天才。下一段记忆的间隔也非常短,我看到了一个顶着一头乱发,胡茬随意疯狂生长的Stark 先生。手边摆着布满咖啡渍的马克杯,他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手指不停的在键盘上飞舞着。我站在一边看了会儿倍感无聊在打了第五十个哈欠之后,终于听见旁边的Stark 先生开口:“第2814次测试,管理员身份识别。”紧接着电脑的摄像头有红点闪了两下,然后电脑弹出一个窗口“身份识别成功,管理员Tony Stark.”Stark 先生咽了咽口水看上去十分紧张的样子:“Hey Jarvis.” 电脑弹出:Hello Sir ,晚上好,我能帮助您做些什么? “你是谁?”电脑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跳出来:我叫Jarvis 您的私人管家。在看到这句话后Stark 先生没有任何表情依旧紧张的盯着屏幕,直到过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他才兴奋的起身给了电脑一个大大的拥抱:“2814个版本!没有任何异常举动!甚至没有想杀死我获得权限!我终于找到你了Jarvis!*”2814次的实验换来了Jarvis与Stark先生的初次见面。

我退出这段记忆后感觉节点应该就在这里了,Stark 先生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保护Jarvis ,要是Jarvis 从这里开始并不诞生在Stark 先生手上而是其他人研发出来的他,他们俩就像平行线一样生命并不相交,那他最后也不会牺牲,我也完成了心愿,但……这样对Stark 先生而言是不是过于残忍了把Jarvis从他的记忆中全部抹去?我有点丧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我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半路更改Ultron 事件机器是不会认同的,我们每次都需要从源头解决影响结果的记忆。“啊!这个机器真是应该升级了!”我一边抱怨着一边重新进入,没太多时间让我去伤感了。

我利用机器篡改了Stark 先生当天的晚上的记忆更改为去泡吧,然后将Jarvis 转手给了Stark先生已经毕业的母校MIT里电子工程系一位很有造诣的年轻人。这样就没问题了,我只需要再次确认记忆里Jarvis不会再次死亡。临走的时候我看了眼在吧台旁准备撩妹的Stark 先生,原本今晚应该是他和Jarvis 的初次见面。我叹了口气,退出修改后的记忆。现在他们俩应该是平行线了,丝毫没有感受结束工作喜悦之情的我重新打开了关于Ultron 事件的记忆。“I'm not Jarvis,I'm......I'm......”才进入记忆我就听到了这句压根不应该出现的话,当下我便大吃了一惊立马退出,这完全不对,记忆已经更改Ultron 事件不应该出现Jarvis 相关字眼,他甚至不会在Stark 先生的记忆中出现。我连忙重新核对一切记忆,发现在我更改那段记忆后,Stark 先生的大脑又重新补全了一段记忆就在我更改的后面。新增的记忆里Stark 先生重新回到MIT,于是遇到了我之前将Jarvis 托付给他的学弟。“我已经尝试了200多次完全看不到希望,有好几次他甚至想要杀了我以获得管理员权限。”被我托付的青年垂头丧气的说着,年轻的Stark 先生拍了拍他的肩:“不如交给我来完善?听起来像是个很有性格的家伙。”青年耸肩表示没问题,如果Stark 先生需要现在就可以跟他回宿舍拿走一切他需要的资料。两人立马回了青年的宿舍,Stark 先生满眼笑意的扫荡了不少资料带走。然后记忆又变成了之前没更改时的样子,经过两千多次实验后,Stark 先生与Jarvis 再次相遇。

之前的老员工和我说如果病人出现了自行修复篡改后记忆说明节点不对,这是机器更改不合理会产生的后果,整个事件的源头在更深的地方。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Jarvis 仅仅一个AI他几乎贯穿了Stark 先生的一生。前功尽弃的我只好打起精神进入下一段记忆,映入眼帘的是更为年轻的Stark先生 ,他兴致勃勃的盘坐在地上摆弄着我压根不知道是什么的电子产品不过这次倒是没过多久就听见Stark 先生说道:“Jarvis!我完成了!”我一脸蒙逼,到底是有几个Jarvis ???年轻的Stark 先生话音刚落一位穿着整齐头发有些花白颇为眼熟的中年男性走了进来:“少爷?”Stark 先生几乎是从地上弹起来的:“Edwin!你看好了。”听到Edwin 这个名字时,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位男子我曾经在Howard先生的自传上见过他,怪不得我刚刚会觉得眼熟。Stark 先生对着空气喊了一声:“Jarvis帮我关灯。”Edwin正打算去按开关,突然整个房间的灯全都熄灭了。“少爷?您做了什么?”Edwin 倒是出奇的冷静,看起来平时也是见过很多类似的突如其来的实验了。在把灯再次打开后Stark 先生满脸的激动:“我把这个房间里的开关都编写了程序,弄到了这台电脑里。然后又编写了一个UI,顺便一说这个UI的名字也叫Jarvis.机器听不懂我说话没办法实现我想达成的东西,这个时候Jarvis就替我去完成。怎么样!我的Jarvis不比你弱吧!”Edwin 和蔼的笑了笑:“那么,少爷,我可以收取点什么名誉权之类的东西吗?毕竟是我这个Jarvis先来的,而且听起来您的Jarvis会抢我的饭碗。”Stark 先生却是伸出手指摇了摇:“不仅如此,我的Jarvis不会仅仅局限于UI.”记忆到这里便戛然而止,我突然想到在Ultron 事件里Stark 先生说过:“Jarvis一开始只是个UI,现在除了Pepper以外,他管的最多。”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往后翻找的记忆,我现在已经完全不敢小瞧Jarvis 对Stark 先生的影响了,要是再次没有找到源头就贸然更改那会耽误更多的时间而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果不其然在一片空白之后,我又发现了一个记忆碎片,立马就切入了进去。“Daddy.”我看见一个金发卷毛的小孩穿过了我透明的身体,直接朝门口冲去,看着别人穿过自己的身体感觉还是挺诡异的。门外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张开双手接住了奔跑过去的金发小毛团,小孩的身后跟着一位端庄秀丽的女性。刚刚进门的男人朝着她点了点头,女人笑着望向门口那边:“你可算回来了,Howard. Tony 快把你想问你的问题告诉你爸爸吧,这小家伙今天可是追问了我们一天。把我和Edwin都折腾坏了,我们没人答的出来就趴窗台上眼巴巴的盼着你回来。”我的天,这记忆看起来是把我带回了Stark 先生的童年,现在的Stark 先生看起来也不过四五岁的样子,连老Stark 先生和他的妻子都还尚在。我看到的这记忆可以说是独家了吧。年幼的Stark 先生拿出书,用手指在上面指着一个词问:“Daddy 什么是AI?”老Stark 先生显然是被这个问题吓到了,看起来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那么小就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umm......他们就像是你睡前故事里巫师的魔法棒。” “魔法棒?” “是的,魔法棒。如果他们的使用者是好人,那魔法棒就会给人们带来幸福快乐,但如果使用者是坏人的话那魔法棒就会带来灾难。”老Stark 先生一边抱着怀里的人往里走一边解释的。“可这样他们不是很惨吗?只能被别人所指使。” “那你想怎么做呢,Tony?”老Stark 先生倒是饶有兴致的问了下去,“我会创作出自己的AI,不是魔法棒的AI,他会是我的朋友和家人。” “那可能会消耗你很多时间,很多精力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不成功,Tony.”老Stark 先生说着,怀里的人倒是一点都不惧反倒来了兴致捏紧了小拳头:“我会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让他成为世界上最棒的AI,然后不受任何人指使依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

至此Stark 先生所剩不多的记忆已经全部观看完毕,显然只要让幼年的他不对AI产生兴趣,那么Jarvis 就不会由他所创造诞生而是诞生于其他人手中,他也就不会参与到Ultron事件,我也完成了Stark 先生的愿望,保护Jarvis 。但我又一次疑虑了,看了所有关于他们的事情,Jarvis 和Stark 先生如果要我来形容他们的关系我感觉用爱都不足以形容。他们像是最契合对方的另外一部分灵魂,这使我无法狠下心让Jarvis 从Stark 先生的记忆中消失。但工作毕竟是工作,还是那句话我的任务是完成客户的心愿,而不是扮演上帝替他们做出抉择。

我重新打开了年幼的Stark 先生的记忆,在保存更改后工作基本上就差不多完成了,但还需要等机器演算出一个符合发展规律的合理未来最后进行下一步确认。等了差不多五分钟左右,机器提醒我演算已经完成,我即刻重头打开了所有记忆。最年幼的一段记忆被我更改为了和老管家Edwin 一起去游乐园玩,为了保证童年的Stark 先生绝对不会触及到那本关于AI的书,我特意买断了所有版本,在记忆里这是最好的,因为我想有多少钱就有多少钱,比Tony Stark还富。事情按照我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下去,Stark 先生从幼年到青年都没有对AI产生兴趣。原本应该和Jarvis 初次见面的Stark 先生变为了在酒吧狂欢,我看着他脸上的笑脸轻轻叹了口气,没想到他却是突然往我的方向看来,吓得我都不敢喘气了还以为是机器又出什么毛病让我显形了。但显然是我多虑了,Stark 先生朝向这边的原因只是有一位大美女在这个方向落座了。他嘴里叼着塑料小喇叭吹着就过去了。

原本记忆中会葬生的老Stark 夫妇也被我用了些小伎俩活了下去,我不想否认这是出于我的愧疚,夺走了他那么重要的东西总需要做点补偿出来。Stark 先生在父母的陪伴下渡过了青年时期SI的重任没有过早的压到他的身上,所以他倒是兴致勃勃的比原来的人生早开启了医疗机械研究。由于并没有参与到武器的研制中,Stark 先生也并没有经历使他成为钢铁侠的那次绑架。同时老Stark 先生也看出了Obadiah的不怀好意,早早辞退了他,SI也没有陷入贩卖武器给恐怖分子,武器部门当然也不需要关闭。

事情到这里可以说和Stark 先生之前的人生完全不同了,但后来的事态发展又有些超乎我的预料了。老Stark 先生在寿终正寝时为他研制了一款私人AI,是的,名字就叫Jarvis.但功能只是仅限为提供治疗方案和监测身体状况。由于更改记忆后年轻的Stark 先生对AI并没有什么兴趣,所以Jarvis 也只是如同一个手机助手一样 没有属于自己的声音,情感,每天到点能做的就是将Stark 先生的身体信息发送到他的手机上,仅此而已。后来更改过记忆中世界和现实一样变的不太太平,什么美国队长,浩克,也全部都冒出来了。神盾局找到了Stark 先生,但仅仅是希望他能够技术支持神盾局,毕竟他现在可不是钢铁侠。Stark 先生欣然同意,技术入股神盾局。然后就是外星人大举入侵纽约,这个版本中的复仇联盟由于缺少Stark 先生的钢铁侠于是出现了一位新的英雄Hank Pym,自称为蚁人。原本的世界中也有一位自称为蚁人的超级英雄但他和这位蚁人的姓名样貌完全不同,所以我就只好称现在的蚁人为新英雄了。外星人入侵期间,Stark 先生和Potts 小姐正好在国外谈生意,所以作为普通人的Stark 先生幸免于难,并没有和外星人正面冲突。回国后的他倒是立马宣布SI旗下医院免费为本次事故中受害者治疗,引来了一片称赞。

很快重头戏也是我回顾记忆的重点就要到了——Ultron 事件,这次的Ultron 并不是因为Stark 先生想要保护这个脆弱的蓝色星球而做出的铠甲,蚁人Hank Pym为了管理那些被抓到特殊监狱里的怪人们结合了自己的脑波模式创造出了Ultron* .两个Ultron 都是为了和平而生,但最后都变成了超级大反派,还真是有点异曲同工之妙的。到了这里我的心可谓是紧了一下,按照原来的记忆再发展下去Jarvis 便会牺牲自我,但这次……应该不会吧?毕竟现在的Jarvis 和Siri 看上去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siri,想到这里我紧绷着的心算是放松了些。到Vision诞生后,我的心算是又回胸腔里带着了,Jarvis还活着,我的任务完成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Stark 先生被绑架了,在按照原定计划保护Stark 离开危险地区的时候一个Ultron 的分身向他们袭来,Stark 先生为了保护平民自愿被Ultron 带走,然后便失联。Ultron 强迫Stark 先生为他创造更多的新武器 毕竟他是全美最大的军火商。在等待复仇者联盟的救援中Stark 先生自己造了一身盔甲穿着那套破破烂烂的MK硬是从Ultron 的手里逃了出来。Stark 先生最终还是成为了钢铁侠。

在同复仇者们一起打败Ultron 后,Stark小时找Vision 进行了一次关于Jarvis 的谈话。从被Ultron 绑架后他便看到了AI的无限可能,便顿时燃起了缺席了几十年的热情。Vision 在拿到Jarvis 的芯片时和Stark 说Jarvis 现在还十分弱小如同人类刚出生的婴儿,但他拥有无限的可能。Stark 先生一脸骄傲的听完这个也不过几天前才诞生的“婴儿”的话,乐滋滋的像捧着宝贝一样的带着Jarvis 去了实验室。一边将Jarvis 的芯片插入电脑,Stark 先生一边念念叨叨:“Vision说你拥有的无限可能,真是太棒了,我会帮你长大的。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棒的AI.”就像之前没更改过的记忆一样,电脑飞快的跳出来一行字:我相信您。迟了几十年的对话,终于还是再次说了出来。

修改后的记忆之后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Jarvis 被Stark 先生一路亲力亲为的升级,成长的飞快,陪伴Stark 先生作为钢铁侠渡过了后半生。两人一路打怪升级,相互扶持成长,一个成为越来越出色的英雄,一个成为越来越强大的AI.我的任务这次圆满完成,而他们也有了一个Happy ending 的结局。

在回到现实世界后我没来得及见到Stark 先生的最后一面,修改记忆对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的身体事实上还是有影响的,具体表现为嗜睡,工程量越大的工作,我们在结束后就需要睡的更多。我再次醒来时是两天后,打听Stark 先生的消息却发现他已经在一天前离世,那是一场非常盛大的葬礼可以说是举国哀悼这位英雄的离世,但听说他是脸上带着笑意安详去世的。Stark 先生的墓地位置并没有公布出来,可我还是找到了毕竟我有独家消息,他的墓紧紧挨在Jarvis 的旁边。走上前,我发现Jarvis那原本光秃秃的的墓碑刻上了Jarvis Stark ,旁边的Stark 先生墓碑上名字下面刻着一行大大的Jarvis 创造者。我擦拭了下两人的墓碑,为他们献上了一束栀子花*。

我以前以为用爱来形容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足够,但Jarvis 与Stark 先生,他们的关系不止爱那么简单。就算这个工作已经结束了很久,我还是没能够找到任何一个词来形容他们,就算用灵魂伴侣来形容,也仍旧感觉美中不足。

*他是我的迷你心脏:此句出自RDJ访谈,原话为“Because to me there's been two hearts that have gone through it ,and then a little mini heart who was Jarvis.”

*Everything For you Sir:此句出自PB配的Jarvis  app里的原话

*刹车系统的事情是漫画里提过的。

*在看到这句话后Stark 先生没有任何表情依旧紧张的盯着屏幕…… :这段原型出自POI,宅总调试TM宝宝的时候其中的一个版本试图攻击网络,还讲了不少其他版本的TM宝宝包括想要杀死宅总的。实验数字是我瞎鸡儿编的。

*Hank Pym为了管理…… :这部分为漫画二创的真正诞生原因。

*栀子花的花语为永恒的爱。

评论(7)

热度(90)

  1. Tenzou妆三鸭脖 转载了此文字
    答应给勃勃的长评 其实也没几个字 手机码字脖子疼———————————————————————拖来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