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

刷贾尼贾炮萝卜相关
所有搬运禁止一切

【贾尼】无题

—码了个算是小甜饼的东西
—没关系的,Jarvis 会在一切结束后等待着Tony ,然后他们又会在一起了
————
当Tony 再次睁开双眼时,他发现周围笼罩着一片纯白,除了白色什么都没有就像是被抓到了电影里面那些什么奇怪的研究机构一样。Tony低头看了看自己,Mk 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身上穿的不过是一件常服。如果自己没有记错他应该是在和灭霸激战才对,所以这是哪儿?他的战甲呢?然后他想起来灭霸有一颗好像叫什么空间宝石的东西和Vision头上那块属于一个系列的产品,难道说自己说被灭霸移动到了新的空间?Tony这么想着又警惕的将四周绕了一圈试图找出破绽,然而还是一无所获。

“Sir.很高兴再次见到您。”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他背后突然响起,“Jar......Jarvis?”Tony 并不想承认自己此时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没有转身,而是愣在原地然后迫切的想要得到答案。“Yes sir I'm Jarvis.”等声音刚落下,Tony 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橘黄色的光球。这不是他的Jarvis 还能是谁,他熟悉那个光球的一切。随后他又警惕起来,这或许是灭霸的陷阱呢。Jarvis 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一样又接着说:“Sir 您并没有处在灭霸的陷阱中。事实上……”,Jarvis 停顿了一会儿,“您已经死亡了。”

Tony 的瞳孔明显缩小了一会儿,当然这是对于Jarvis 来说的明显。然后他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Jarvis 也没有过多言语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搞出来了一块光屏,上面正在放映着Tony 生前的最后一幕。身着外表伤痕累累金红色盔甲的Tony,被灭霸一击命中从空中高速坠落像是一只失去翅膀的鸟,最后狠狠的砸到了地上。等他的面罩被队友揭开时鲜血像是水一样一刻不停的四处往下流着,面甲的内部Tony的脸上到处都是血,躺在盔甲里的人一动不动紧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一样,不过与睡着不同的是这次他不会再醒来。环绕着橙色光球的数据链动了动然后悬浮着的光屏就被关闭了:“Sir?您还好吗?” “我原本规划的死亡方式没这么丑的。”

“所以这算是是天堂之类的地方吗?”在接受事实后Tony反而放松了下来,“我并不知道 Sir.当初您将我注入到那具身体后,我再次睁眼时就在这里了。”Jarvis 被数据链包裹着的核心随着他说话而跳动着。“你没有四处走动看看?”Tony 有些诧异,“没有,Sir.我试过给这个地方做坐标让我离开后还能回来,但都失败了。于是我便没有离开,我怕我离开后会错过您。”Jarvis 不会说谎,所以当他说完时Tony 觉得自己的眼眶有点酸:“我说过你是一个自由的个体,你可以不用等我。” “有您我才是自由的。For you Sir always.”

“我们可以回去吗?像鬼片一样那种以灵魂的方式。”Tony 皱着眉头看着光屏上不容乐观的战况,灭霸压倒性的优势让他不由的担心他的朋友们会不会待会儿集体来这儿报道。“如果能那您早该见到我了,Sir.”Jarvis 就那么悬浮在他旁边陪着他看,“万一你是因为我不给你假期赌气不回来呢?我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Oh被您猜中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您不给我发工资。”两人开始像以前在工作室里那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斗嘴。然后随着战况越发严峻,Tony 的眉头越发皱。突然Tony 感觉自己的眉头被电击了一下,不是很痛的那种,感觉酥酥麻麻的。“Sir您的责任已经尽完了,现在您应该休息。”罪魁祸首冷静的开口,“你是因为我没有把视线落在你身上而吃醋吗,honey.”被电击的天才先生没个正形的回答。

终于,战况结束了。虽然获胜的不容易,但总算没有Tony 的老熟人来找他报道。Tony 悬着的心总算是随着他们的欢呼而放下了他也跟着那端的朋友们高兴的笑起来,但当所有人聚集到他尸体旁时,Tony 毅然决然的挥手把光屏关闭了。“Sweetheart 我们去走走吧,万一这地方有尽头呢?反正我们现在有无限的时间来过二人世界。”Tony 伸了个懒腰舒服的嚎了一声,Jarvis 对他给自己的新称呼没有过多的反应,反正他习惯了只是给了Tony 肯定的答复,当然他也不可能给否定的,毕竟给他提议的人是Tony  Stark .

“你刚刚跟我说你在这儿能随意改变自己的外貌?” “Yes Sir.” “那你变成 Robert Downey Jr.吧!那个和我差不多迷人的家伙,但我比他迷人一点。” “…………Sir.” “难度太高了吗?Paul Bettany怎么样?他声音超辣的!” “Sir 我对我现在的声音很满意。” “那当然,我给你挑的。”两人就这么上路了,他们都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可能他们要走很久都走不完这个空间,可能走一会儿就可以到一片世外桃源。可是管他的呢,不管前面是什么,他们在一起就无所不能。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