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

刷贾尼贾炮萝卜相关
所有搬运禁止一切

【贾尼】【一哈】【塞福】关于我爱你

—521贺文,两小时激情摸鱼无脑甜饼。

—包括贾尼和炮萝卜角色两队拉郎,分别是风格沙雕的一哈(天王流氓炮和小贼美女妙探萝卜)以及风格互攻也ok的塞福(萝卜福x塞拉斯小天使)

—有时间的话会补一下没告白的那一方告白时的场景,不要抱太大希望

————————————
贾尼的场合:
Tony 回来的一路上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各式各样粉红宣传海报这才记起今天是个节日,从中国传来的节日。看着从车窗外飞速掠过的各种广告标语,想到家里的还在等自己的那个家伙,原本翘着腿在后座摆弄手机的Tony 不自觉的催促着Happy 加速。

自己才刚到家门口推开门Tony 就听到了那声无比熟悉的“Welcome home Sir.”于是Tony 顺嘴应了句后便心神不宁的跑到厨房倒咖啡。

他打算给Jarvis 说句I love you .但是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在害羞,自己比这肉麻十倍的情话都说过,可现在一句I love you 把大名鼎鼎的花花公子Tony Stark 难住了。

Jarvis 明显不知道Tony 正在烦恼什么,可他知道自己在烦恼什么:“Sir 容我提醒您,咖啡已经溢出以及地毯是浅灰色,如果您是想完成一幅用咖啡和地毯组成的图画请继续您的倾倒咖啡动作?”就在他刚刚说完,Tony 就放下了咖啡杯,咬咬牙一动不动的看着最近的摄像头。

Jarvis 知道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正当他准备说出“不,Sir。您今天糖分摄取已经达标,没有Stark疯狂榛果冰淇淋了。”时,Tony 抢先一步:“I love you Jarvis.”Jarvis 瞬间就当机了,跟随着当机的Jarvis一起掉线的是整栋别墅的电力。

经过专业修理工Tony 的抢修,没有三分钟一切又恢复了正常。Tony 刚打算开口嘲笑Jarvis 像个处男,就瞥眼看到一个MK朝自己走过来接着就是无比轻柔的将Tony 揽到怀中,借着身高差面甲上嘴的位置准确无误的印到了Tony 的额头上。

Tony 感觉到额头温温的就像是真的有双唇吻了上来,耳边回荡着Jarvis 好听的声音:“I love you too Sir.”

一哈的场合:
哈里听他的小侄女说今天521是什么表白日,虽然没弄懂这日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可他倒是把表白听进去了。

自己和一哥好像是稀里糊涂在一起的也没什么表白,要不趁着今天补一下?就这么一路想一路走哈里回到了家,刚打开门就看见一哥仰在沙发上看电影。一哥喜欢的那种,打打杀杀的那种。看见他回来一哥瞥头望向哈里开口道:“我爱你。”

哈里被吓懵逼了,像一只土拨鼠一样站在门口不会动。一哥看他这傻样啧了一声继续开口:“你他妈倒是过来啊,站那里迎宾吗?”果然自己刚刚幻听了,哈里揉揉耳朵乖巧的坐过去,坐在一哥旁边,一哥伸手拍了两下沙发,哈里乖巧的起身,乖巧的坐到一哥怀里。

一哥一边皱眉一边捏着哈里的小肚子把他们捏成各种模样,疯子戴尔和他说今天是表白日要是和家里的这个小傻瓜表白指不定会有什么惊喜。他倒是没指望有什么惊喜,但还是挺想看看这个傻瓜眼睛亮闪闪的样子。反正自己也没和他说过,说一下也不会掉肉,伦敦一哥从来不怂。可自己打他进门第一时间就说了,为什么哈里还是这副傻样。一哥皱着并不存在的眉毛一动不动的盯着在怀里看综艺笑成傻子的哈里。

原本看电视看的开开心心的哈里感受到身后的人眼睛里射出了诡异的光,捏自己小肚子的手也不动了,立马停止了笑声。就在他停止的那一刻,哈里又听到身后人传来的声音:“我爱你,哈里。”完蛋了,又幻听了。哈里想。接着又是一声:“我爱你,哈里。”没等哈里多想,又来“我爱你,哈里。”

然后一哥看见了一个泪眼婆娑,揉着耳朵的哈里转过头:“一哥,我可能要死了。我老幻听听到你说‘我爱你,哈里。’我是不是得病了,会不会很痛啊。”一哥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哈里弄成心肌梗塞。

塞福的场合:
这是Holmes 今天以来第二十一次看向一旁Silas ,每次Silas 都像是接收到什么信号似的能精准无比的从《圣经》中抬起头拦截Holmes 看过来的眼神再投以询问的眼神过去。

Holmes 烦躁的咂巴着他的烟斗,然后又烦躁的胡乱拉小提琴,甚至开始责怪伦敦为什么不多出些案件。Silas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Holmes先生今天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正当他准备下楼去煮些安神的东西时Holmes 招手让Silas 过去。

“你知道我是一个对感情极其迟钝的人对吗?”Holmes 又咂巴着他的烟斗。

“是的,Mr.Holmes。”Silas 老老实实的点头。

“你知道我是一个理智至上情感靠边的人对吗?”Holmes 比刚才更用力的咂巴着烟斗。

Silas 心里一惊生怕自己对Holmes 不正确的感情被发现,怕Holmes 抛弃自己,他小心翼翼的回答道:“Yes。”可眼睛却不敢再直视对面的人,白皙的皮肤也有些微微泛红。

“那你知道我爱你吗?” “我知……”低头看脚尖回答了一半的Silas 猛地抬起头注视着Holmes 想再次求证答案。Holmes 对上少年那炙热的目光,佯装轻咳了两声又把烟斗里的烟渣“叩叩叩”倒到烟灰缸中,清理完毕后一边转身一边说:“我爱你。”

话音刚落Holmes 便被少年笨拙却霸道的吻侵占了理智至上的大脑,两人笨拙的吻了几分钟到憋不住气才分开。此时Silas 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脸红的仿佛涂上颜料:“抱歉,Holmes先生,我为我刚才的失态感到羞耻。我今晚会鞭笞自己赎罪。”

Holmes 皱眉:“你是该感到抱歉,但不是因为这个,人类因为荷尔蒙发生性冲动是不可控的,你该感到抱歉的是还差我一句话。顺便一说,你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我已经作为新婚礼物送给Mary 了,相信她会有很多机会对Watson 使用。”

Silas 听到他这么说脸更红了,埋着头小声回应到:“我也爱你,Sherlock Holmes。”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