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

刷贾尼贾炮萝卜相关
所有搬运禁止一切

【贾尼】It's him ,My Jarvis

—很早之前微博上一位大大从汤上看到的梗「假设人到18岁后就不会老去,直到碰到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然后两人一起老去」
—有带私心不想让老贾想原作里面那么无私,带了POI的夕阳红组一起玩
—文里打星号的地方是一篇关于AI文献里的数据:http://www.360doc.cn/article/18791455_448220606.html
—原梗:https://m.weibo.cn/2138640563/3895679766220705

——————

“Mom,我会一辈子都遇不到那个陪伴自己下半生的人吗?”坐在长椅上认真吃着手上冰淇淋的Tony 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Maria用手帕擦去他唇边的残渣用极其温柔的语调道:“当然不会Tony,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最适合你的人拼尽全力跑到你身边。”

小Tony 眨了眨眼睛:“那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快点到我身边?我可不想等个几十年他都不来。那我会无聊死的。”说完就小嘴一嘟也不再去吃冰淇淋,Maria看见他这模样不自觉的笑起来:“那你就需要成为最棒的人,这样他就能很快的注意到你,朝你跑过来了。哦,对,还有一件事情你见到他一定要做。”Tony闻言立马抬起头看着Maria,那模样像只小警犬似的。Maria朝他神秘的眨眨眼睛,俯下身凑到Tony耳边:“给对方一个拥抱,然后说辛苦了,你想毕竟他找了你这么久。”年纪尚小的Tony 用力的点点头。

这已经Tony过的第六个18岁生日了,原本应该好好待在蛋糕上的24根蜡烛活生生被他扒拉下来六根,并且让它们魂归垃圾桶。所有人都觉得他的生长铁定不会停留在18岁,绝对是那个会按照正常生长速度发育下去的家伙。包括他自己都这么觉得,毕竟Tony 可是个6岁就给人送玫瑰花的家伙。

但老天好像就是喜欢开玩笑,虽然他交往过不少人,却始终没有遇到那个可以陪他一起变老的。Tony 甚至开始觉得自己的对象可能不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在外太空呢?想到这些Tony就有点泄气并且想跑路不过这个生日了。说干就干才是Stark 家的风格,这么想着的Tony扭头看了看正在布置会场的Pepper ,趁着她不注意撒丫子就开始狂奔。Tony Stark 24岁生日派对,寿星跑路了。

跑出会场的Tony 无处可去,只好就近找了个酒吧,刚想跨进去就被拦了下来。“不好意思,未满21周岁不得入内。”站在门口的侍者一边说一边
指了指支在门口的标牌,Tony 有些想素质十八连但谁让他没带驾驶证,还背不出自己的社保号又顶着张18岁的娃娃脸,于是他只能把十八连咽下肚转身离开。无处可去只好漫无目的满大街乱晃的Tony 觉得当初就不应该跑出来,抬手看看表才七点多,现在要是回去会正好撞在Pepper 枪口上的。从他逃跑到现在Pepper 已经给他打了无数给电话,他可不想自己回去送死。

Tony 转转悠悠的来到了一个公园,他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靠在椅背上打量着四周的人。坐在他斜前方不远处的有一对男子,一个身高比较高的手里拿出了个小盒子交给了旁边看起来比他矮的戴帽男子,戴帽的人打开了盒子取出了块手表。Tony 对此大失所望,他还以为里面会是个戒指什么的然后自己可以亲眼目睹一次陌生人的幸福顺便起起哄。那两个男子还在说些什么,只见下一秒戴帽男子就把手表扔在地上狠踩了几脚。

“我可以坐这儿吗,Sir。”一个好听的声音打断了Tony 看戏,他抬头看看出声询问的人顶着一头金发,眼睛蓝盈盈的。“当然,你随意。”Tony 说完往旁边移了移,男子一边坐下一边说:“非常抱歉,因为这附近只有您和一位女士旁边有空位了,所以我只好来叨扰您。”Tony 微笑着怂怂肩表示没关系,没太在意落座的男子而是继续看他的戏。

坐在斜前方的那对男子准备起身离开,他们往自己这边走过来。经过Tony时他发现两人的脸上都有苍老的痕迹,不由得羡慕起来,可以和陪伴自己老去的人黄昏时一起逛逛公园,多美好的生活,除去狠踩手表的那一幕的话。

没戏可看的Tony 将目光移到了坐在自己旁边的男子,对方正拿着一本书安静的看着。现在这样的人可不多,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人们基本上都习惯了便携的电子书,像这样还拿着实体书看的人少之又少了。“你是英国人吗?”Tony 想都没想就开口了。被搭话的男子向自己这边投来询问的目光,Tony 这才看清楚对方的脸和自己一样停留在18岁。“是的,Sir.您怎么看出来的,我想我没有和您说过。”对方回答了他的问题,“在我印象中除了中国人就只有英国人礼仪多了。”Tony 将手撑在长椅的把手上杵着脸回答道。“不得不说您的眼光很独到。”听完解释对方微笑着回答。

Tony 瞄了眼对方手中的书:“你为什么不在家看书?那里光线更好而且更舒适不是吗?Tony Stark.”想到还没有介绍自己Tony 连忙在语末又加上自己的名字,“我是为了逃生日聚会,其实并不是我的。我的妹妹这个星期带我去了三场聚会。老实说,我并不太擅长这些。我叫Jarvis。”Jarvis 说完伸出手,Tony 握上去:“真巧!我也是为了逃生日聚会,不过逃的是我自己的,”说着Tony 指了指自己的脸,“关于你不善于社交的事情,你的脸已经很好的帮你‘保密’了。”Jarvis 成功的被逗笑:“是啊,它‘保密’工作做的不错。”此时Tony 的肚子“咕咕”响起,弄得他有些尴尬只好抱歉的笑笑。而Jarvis 也很体贴的没有提起而是直接说:“时间也不早了,不知道能否邀您共进晚餐?”

“当然可以,我向来来者不拒。”Tony 先一步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Jarvis 将书本合好后也站起。“我们去吃什么呢?炸鱼和薯条还是仰望星空派?”路灯将Tony 的卡姿兰大眼睛映的亮晶晶像是上帝偏心的在里面藏了星星。Jarvis 笑道:“您是寿星今天您说了算。”于是下一秒他们就站在了Papa John’s的门口,“来吧!今天就带你体验一下万恶的资本主义坠落的地方!”Tony 张开手站在门口说道,Jarvis 毫不犹豫的补充了一句:“容我提醒您一句英国也是资本主义,Sir.”

Tony 是个很健谈的人,一餐饭一直是他在喋喋不休,Jarvis 负责在旁边面带微笑以及帮他打开下一个食物。平时Jarvis 面对这样的人总是无比的头疼,他不善于和人交际所以在交谈中话总是很少,而一个兴致勃勃想要和他交谈的人面对他这样的反应最后也只会变的不耐烦。但是他发现Tony 不会,Tony 并不只是自顾自的说不让Jarvis 插话,他会在说一大段后停下来等Jarvis 给他一个回复,然后再乐滋滋的继续下一个话题。

在Jarvis连Tony家楼下的猫什么颜色都知道时,Tony朝后一倒重重的砸在靠背上满足的说:“啊——吃的太爽了。”然后他的嘴里咬着吸管继续奋斗最后一口可乐。“您的朋友做的没错,您的确应该被禁止摄入过多快餐。”Jarvis 有些担忧的看着Tony 微微隆起的肚子以及满桌狼藉。“Come on J.你可不能和他们学。”Tony 不满抗议道。

在又絮叨了一会儿两人便分开朝不同的方向走,Jarvis 目送着Tony 离开。正当Jarvis在心里叹气自己为什么不留个电话之类的就见Tony一个转身又跑了回来,他头上微卷的头发随着运动一跳一跳的。没多久Tony就又跑到了Jarvis面前,从包里拿出手机摆弄一会儿递到Jarvis面前让他输电话:“刚刚忘记了,没有问你的电话。”Jarvis惊愕的眨眨眼又抬头望向天,刚刚上帝听到自己祈祷了?

在留好电话后两人又道别了一次,Tony 刚把家门关上抬眼就看到叉着腰站在他面前怒气冲冲的Pepper ,Tony 甚至觉得他看到了Pepper 身后燃烧的火焰,Happy和Rhodey缩在这位火爆辣椒的后面。“Hi Pepper。”Tony 讪笑着挥手打招呼。“来参加生日聚会挺早的啊,Tony。”Pepper 回了他一个微笑,Tony 左顾右盼一会儿:“你们推迟到明天开了?” “我们推迟到明年了,Stark先生。”Pepper 依然笑着,可Tony 觉得她的笑是那么的瘆人。

“我……我有事。”Tony 心虚的咽了口口水,“Tony Stark!”,Pepper 吼了出来深呼吸几口后又无奈的摆摆手,“算了,既然你自己都不在意,那我和Happy他们做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Tony 低头看着地板小声道:“我只是……”Pepper 看着反常的Tony心里有些担忧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Tony 你怎么了?”Tony 重新抬起头摇了摇:“没什么,非常抱歉,关于今天我偷跑这件事。”Pepper 见Tony 这番模样也没能狠下心继续责问他:“还好,只是那些喜欢你的姑娘有些伤心。”

Happy 见没事了便把特意留下的一块蛋糕抬过来,Rhodey 拿着蜡烛跟在他身后,“现在进入寿星吃蛋糕许愿环节。”Happy 为终于结束“火山喷发”感到由衷的高兴,笑的脸上的肉都快把眼睛挤没了,关上灯插好仅剩的一只蜡烛,Pepper,Happy和Rhodey 剩下的一口白牙一同唱了生日歌,在歌声中Tony许好几十年来的同一愿望后,吹灭了蜡烛。

把人送走后的Tony 径直倒在沙发上,又老了一岁……他抬起胳膊手指在空中虚无的抓了两下。原本逐渐长大的Tony放弃了小时候一定要找到那个灵魂伴侣的执念,决定游戏人间不在意什么老不老去的问题,但随着周围的朋友都已经找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人,每天和他们待在一块儿耳濡目染,不知不觉Tony 心里的执念又重新被唤醒开始在意起来。平躺着的Tony 翻了个身,偌大的客厅只有墙上挂着的时钟滴滴答答的响着。外表看上去和谁都能聊两句立马熟络的交际花Tony ,到底有多孤独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回到家的Jarvis 发现妹妹已经先一步回家了,“聚会怎么样?”Jarvis 边脱外套边问,“还不错。”Friday 的嘴里咔嚓咔嚓嚼着爆米花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上的节目,Jarvis 挂好外套后也走到了客厅在另外一旁的沙发上落座。Friday 瞄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又问:“你去哪儿了?这可比你平时的回家时间晚了不少。” “认识了个有趣的人。”Jarvis 说着嘴角往上扬。

看到他这个表情的Friday 咀嚼速度变的极其缓慢,爆米花在口腔里碎裂的声音也变的绵长。Jarvis 依靠在沙发背上杵着下巴打量着妹妹的动作,“你要结婚了。”Friday 突然说道,Jarvis 一脸:WTF???他不懂为什么Friday 嚼完一粒爆米花后就能得出这个结论。“只是交了个新朋友而已,Friday。”Jarvis 觉得自己有些头疼说完就起身上楼洗澡去了,一旁的Friday 只是擦擦手摁亮手机开始噼里啪啦的给好朋友Karen发信息:我哥可能要结婚了。很快她便收到了好朋友的回信:😮😮😮

“啊啊啊啊啊啊啊!!!!!”Pepper 刚接起电话听筒里就传来Tony 的大声尖叫,“你要是敢和我说这是你玩游戏输了的惩罚你就死定了Stark。”Pepper 一字一顿的说,“不是不是,我用Happy的脂肪起誓!我又开始生长了Pepper!”电话另外一头传来Tony 欢快的声音,Pepper 有些懵逼她刚刚好像是听见Tony 说自己开始变老了???

“真的变了。”Rhodey 从进门起就绕着Tony 360º旋转观看,“是吧是吧!”Tony 兴奋的笑着,他没想到自己许了那么久的愿居然真的成真了。“那么那个倒霉蛋呢?”Pepper 在确认Tony 没有耍她之后便没有再围观,“不知道。”Tony 满脸笑容无比耿直的回答,Pepper 又有想脱高跟鞋砸人的冲动了。

咬着笔帽的Tony认认真真的在纸上写着他昨天见过的人,这是Pepper让他这么干的,说是能最快找出倒霉蛋,对倒霉蛋这个称呼Tony表示了自己的抗议,Pepper宣布抗议无效。依赖于电子产品不喜欢使用纸笔这些传统记录工具的Tony,写出的字体和整个人气场极其不搭。“你是怎么做到在一天内见这么多人的,Tony Stark。”Pepper 用两只手杵住脑袋看她逼着Tony 列出来的名字,“我可是个大忙人。”Tony 骄傲的挑眉。

Jarvis的电话正好在这时打进来,Tony刚接起的第一秒便听到了电话那头说:“Sir 虽然有些唐突,但我想您就是我的另一半。”Happy 看着Tony 的嘴慢慢张大到难以置信的程度,然后大脑当机的Tony转过头对他们说:“我要结婚了。”Pepper 不懂怎么接个电话就要结婚了,看着当机的Tony觉得也问不出什么,于是直接上前拿过电话了解事情详细。

听完Jarvis 的叙述后Pepper 毫不犹豫决定让Tony去和他约会。“你就这么把我卖了???”Tony 对着刚刚给他传达消息的Pepper喊道,看他那样子急的快蹦到天花板上去了。Pepper 倒是一点也不着急:“卖这个字眼有些过了,我们并没有进行什么金钱交易。”Tony 瘪嘴哼哼:“你不怕他欺负我吗?”Pepper 沉默了,Tony 深谙Pepper 的个性,她对自己就像老母鸡护崽似的。于是当天晚上,和Jarvis 约会的人突然从Tony 一个,变成了Tony 和Pepper。

另外一边放下电话的Jarvis 觉得如释重负,他听着自己胸腔里“咚咚咚”像是在凿墙一样的心跳声,长长舒口气。“成功了?”一旁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Friday 把Jarvis 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成功了。”Jarvis 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云淡风轻,毕竟他是哥哥。“看吧,我就说你要结婚了。”Friday 一副我说什么来着的模样。

“事实上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记得吗?”Jarvis说道。“我能去吗?”Friday 压根没听进去,Jarvis上下打量着她:“你去?” “帮你做军师,不然你怎么约会?靠计算概率吗?”Friday 反问,Jarvis 仔细想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于是点头同意。自己从来没有约会过。因为不擅长社交,他甚至都不觉得自己能够找到另一半。但谁知道会那么幸运,逃个聚会就找了个对象回来。

其实Tony 自己都知道Jarvis 那么彬彬有礼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欺负自己,但昨天偶然遇到的一个人今天就变成了你的另一半,Tony 觉得就他们两个人这样见面会有些迷之尴尬所以说什么他都一定要把Pepper 扯下水。但就在快要到餐厅时Tony 又有些后悔,Jarvis 会不会觉得自己不信任他?然后Tony瞥眼自己身边站着的Pepper 小心翼翼的开口:“要不你先回去?”Pepper 回望Tony 一眼,Tony 没敢再吱声。

Pepper 看着身旁紧张兮兮的Tony 忍不住打趣:“你是头一次约会的处男吗?”身边的人不满的瞪她一眼扭头没再看Pepper。“诶?是他吗?”Pepper突然出声Tony 回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Jarvis 穿了件银灰色的西装逆光走来,身后的夕阳仿佛都是为了照亮他而存在的。金黄的头发在夕阳下熠熠生辉,耳朵被照的通红看上去软乎乎的。Tony呆愣愣的望了会儿,然后就注意到Jarvis低头专注的在和身旁女孩交谈,压根没看见自己。有点莫名的不高兴,Tony 鼓鼓嘴。

Friday 今天下午好不容易把他哥从书堆里抓出来,临走前她还瞄了眼书桌上面铺满着《恋爱36计》、《让对方爱上你的108招》等一系列画风和她哥严重不符的书籍,Friday 觉得自家哥哥这次用力挺猛的。“你觉得我这样穿可以吗?”Jarvis 询问妹妹 ,“西装是男人最好的铠甲,放心吧。”Friday 拍拍身旁人少见的没有怼他,然后就感觉自己被一道炙热的目光盯着。顺着女人的第六感找回去,Friday 就看到了身着短裙的Pepper 和一身黑西装正在嚼泡泡糖的Tony 。

两人加快步伐走了过去,Jarvis 其实想跑的,但他觉得那样不太好,所以两人就以一种竞走的速度到了Pepper 和Tony 跟前。“抱歉,我妹妹她一定要来。”Jarvis 说眼睛一直朝Tony 那边飘,而Tony 在听到是妹妹时神情完全缓和下来笑嘻嘻的就和Friday 握手然后大言不惭道:“Pepper也是,一定要跟来。”身后腰差点没有被Pepper 掐断。

“原来您就是……” 'Pepper'一听就是好友之间的外号,毕竟不是所有父母都和Jarvis 他的父母一样,给一个小女孩取名叫Friday,就因为她是星期五出生的。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同样喊这个绰号的Jarvis 沉默了,善解人意的Pepper 立刻帮他解围同时心里对他的好感度蹭蹭蹭像坐火箭一样往上飙升:“叫我Pepper就行。”

一行人在寒暄之后便进到了餐馆里,餐厅的装潢很有品味属于中上级别。四人点好餐后便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毕竟真的不是太熟,连约会的两个人认识都还不到24小时。

Jarvis 在脑子里疯狂查找着自己下午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企图找个解决办法出来,结果还真被他找到了,有一本书上写着如果冷场可以说笑话来救场。找到办法的Jarvis 内心愉悦了不少,但很快他又开始犯难了,自己还真没怎么看过笑话啊。

Tony 也在一旁焦虑,自己平时那些哄小姑娘的招数好像都用不上。他还在怀里揣了支玫瑰,没见到Jarvis之前觉得这个做法贼浪漫,但见到之后Tony心里的一个小人立马就跳出来把这个想法扔出脑子。要不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反正他跑不掉的。Tony 坐在Jarvis对面皱着眉思考。

Pepper 和Friday 倒是在几分钟后便没有了生疏感,女孩子之间的友谊总是来的很突然。在她们讨论着哪家美甲好看全然忘记自己是来当军师时,两位纠结无比的当事人统一无比的停下纠结开始行动。“我……”Jarvis 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朵被包装好的玫瑰花就递到他眼前。

Tony 拿着玫瑰的手尴尬无比的悬在空中,Jarvis 半张着的嘴也忘记了闭上。显然两人都没有意料到对方的动作,但很快两人便笑出声来。所有的紧张,不安,焦虑,纠结好像都随着笑声一起消逝在空气里了。

两位女士却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甚至觉得他俩太吵,于是便搬到了单独的一桌去讨论她们的小裙子、头发去了。放松下来的两人对此也没有任何异议。“这花是我特意包装好准备送你的。”Tony 笑嘻嘻的把花用重新递了过去,“居然不是用汉堡袋包装的吗?”Jarvis 微笑着打趣换来了Tony 不满的哼哼声。“所以你刚刚要说什么?”Tony 十指交叉手臂撑在桌上托着脑袋询问,Jarvis 把刚刚准备说的冷笑话咽下肚:“我觉得您今天真好看。”。Tony 今天穿着的黑西装和他偶尔露出的狡黠表情,让Jarvis 觉得他像是黑夜里摄人心魄的妖精,危险却又充满着让人忍不住靠近的魅力。

听到夸奖的Tony 高兴的微微扬起头,Jarvis 很乐意看到Tony 这小骄傲的表情,他打心眼里觉得这表情无比可爱。堕落了啊,Jarvis 你。当然这也并不耽误他在心里吐槽自己。餐很快上来,Jarvis 显然在吃饭时并不喜欢交谈一句话未说,但放松下来的Tony 压根不在意手舞足蹈的说着,两人的场景就像是昨天快餐店里重现一样。

“所以说他们真是太古……”Tony 没有说完便被对面人的动作打断了,Jarvis 伸手帮Tony 擦去嘴角边的酱汁,“谢了。”此时Tony 还没有意识到什么,道声谢就准备继续说下去,可他注意到Jarvis 呆呆的眨眼睛好像对自己的道谢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这时他大脑突然“啪”的一声意识到刚刚那个动作有多暧昧。

接着Tony 就看见对面的Jarvis 耳根开始涨红,本来肤色就白的Jarvis 现在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淡红色。Tony 其实觉得这个动作没什么,他也是情场老手了,这样的动作也曾有一些胆大的性感美女对他做过,但一想到刚刚对他做出这个动作的人是Jarvis 他的脸竟也感觉有些发烫。

正当两人忙着害羞,气氛又快要陷入之前的尴尬时,餐厅的小提琴演奏者救了他们一次。琴声从弦上倾泻而出,音符在演奏者的手指上跳跃。在舒缓的音乐声中两人很快将情绪平复下来,“如果可以的话我能约明天见面吗?”Jarvis 小心翼翼的询问他不知道自己刚刚突兀的举动会不会冒犯到Tony ,“不行。”Tony 嚼完嘴里的牛排开口道。Jarvis 不禁有些失落,心情跌到谷底,果然还是冒犯到了。结果Tony 的下一句话,又把谷底的Jarvis 绑上火箭送到云间:“我已经订好待会儿的电影票了,时间可不能改到明天。”

在结束一波三折的晚餐后一行四人又慢悠悠的散步到Tony 订票的电影院,电影是讲述AI和人类谈恋爱的故事。四人都对这部电影十分感兴趣,姑娘们被这种新奇的故事类型吸引,而Tony 和Jarvis 感兴趣的点显然与大多数人都不相同。

“你觉得完成电影里的虚构AI需要多长时间?”看完电影刚出来的Tony 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经过艺术的美化我无法具体判断电影中的AI是AGI(强人工智能)还是ASI(超人工智能),但在之前的一场对于数百位科学家的问卷调查,他们认为AGI出现的中位年份是2040年。*”Jarvis 一本正经的回答,Tony 看着他眨巴两下眼睛:“你的开关在哪里?”这下轮到Jarvis 不明所以了,Tony 笑出来:“你那一丝不苟的模样就像是从刚刚电影里走出来的AI一样。” “他会为了全世界而牺牲自己,而我只会为了您。”Jarvis说道,听到这句话的Tony 没吭声。

回去的路上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两位女士兴致勃勃的在前面讨论着剧情聊的火热,后面的两位男士安静如鸡的跟着。在快分别时Tony 才开口和Jarvis 说了声再见,Pepper 瞥眼Tony 不知道他怎么了。在一起十几年的时间让Pepper 足够了解Tony 这个人,他虽然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都无所谓,但其实内心十分敏感会考虑很多有的没的。Pepper 也没打算开口问,这是Tony 的另一个坏毛病,他要是不开口你休想问出什么。

两人就这么沉默的走了几分钟,Tony 叹了口气:“万一不是Jarvis怎么办?”Pepper 不解的对Tony 投去询问目光,“万一我其实不是适合Jarvis的那个人呢?比如其实那天还有一个人和Jarvis见过面,他也开始老化了但只是不知道Jarvis的联系方式。而我也完全搞错了,你看我们那天那张纸不是都还没有打完吗?”Tony 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开始碎碎念,Pepper 听后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

Tony 无奈的翻着白眼,“我可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小心翼翼,平时那个自信满满,像是全世界都在他手中的Tony Stark呢?”Pepper 笑够之后一本正经的询问,Tony 张了张嘴没说话,两人继续向前走着。Pepper继续说:“你说的也并不是没有可能。”Tony 在旁边又悠悠的叹口气:“要是我们老化的时候能做个类似DNA一样的测试,确认到底伴侣是谁就好了,”说到这里Tony 眼睛突然一亮,“对啊,我可以……”还没等Tony 说完Pepper 就无情的打断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Tony 翻出今晚第二个白眼表示不相信,“你肯定又想捣鼓什么奇怪的东西。”Pepper 笃定的说着,Tony 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证明Pepper 说的没错。

由于电影院离Tony 家并不远,没一会儿就到了他家门口,Pepper 在临分别时用手指戳上Tony 的胸口:“有一种并不需要那些倒霉机器就能准确判定的方法,用你的心去体验,去感受,Tony。”Tony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目送着Pepper 离开,手捂上了自己心脏所在的位置。

而与此同时Jarvis 和Friday 也回到了家,Friday 从回来的路上一刻不停的询问着Jarvis细节。“你确定就是他吗?你好像没有排除那天遇到的其他人。这可不像你一向严谨的性格。”Jarvis 却微微一笑:“今天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确定了。除了他别无他人。”

之后Jarvis 和Tony 也没有失去联系,关系也在持续升温。自从第一次约会后Friday 和Pepper 也没有再干涉两人的约会,于是他们开启了“压根不会有情侣会选的世界上最奇葩的约会地点但他们俩就是选了”模式。Tony 引以为傲的撩人手段在Jarvis 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失灵,他们俩就像是小学生春秋游一样,什么博物馆,科技馆都去了一趟回来。要是搁以前Tony 早对这样的约会对象Say goodbye 了,可和Jarvis 在一起,他觉得去哪儿都无所谓,甚至还特别积极的查哪里的博物馆有趣。Pepper Happy Rhodey 不止一次感叹爱情的伟大。

他们第一次接吻是在一场音乐节,现场气氛嗨到不行,Tony 向来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跟随着音乐一直在Jarvis 旁边蹦蹦跳跳个不停。在音乐最高潮的时候,Jarvis 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看准时机吻住Tony 的额头。原本正在唱跳的Tony 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半晌Tony 露出狡诈的微笑,单手拉住Jarvis 的衣领迫使他弯下腰,然后踮脚准确无误的就往嘴唇上亲过去。

两个人就这么在狂欢的人群中肆无忌惮的拥吻起来,在音乐会快结束的时候Tony 用力的抱住Jarvis说道 :“辛苦了。”但因为杂音太大Jarvis 只能看见他的嘴在动只好茫然的摇摇头,Tony 见状立马大声的吼出来:“幸苦了!”Jarvis这下听清了立马微笑着同样用吼的回道:“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浪漫倒是浪漫了,结果第二天两人的嗓子全哑了。

“你还有疑问吗?”Pepper 看着换上白色西装因为马上要结婚而紧张的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的Tony ,“嗯?”Tony 回头望向Pepper 。“关于你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后你的疑问。”Pepper 上前帮他整理领结,Tony抬起头尾音止不住的上翘:“那天晚上你走后,当我回忆起他注视我的眼神时,我就没有那个疑问了。It's him, My Jarvis.”

评论(5)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