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

刷贾尼贾炮萝卜相关
所有搬运禁止一切

【贾尼】死亡会带走什么

—一个月没有码字沉迷塑料小人和游戏重新开始复健简直要老命,逻辑死亡的锅和ooc都是我的,美好是属于他们的
—原脑洞由 @二森今天产粮了吗 提供
——————
那是一个极其平常的早晨,阳光和平常一样正好从窗口洒落下来唤醒床上的二人。哦,不,实际上唤醒的只有一个,另外一个仍然还在甜蜜的梦乡里漫步着。Jarvis睁开双眼扭头看向枕边人,Tony之前很少像这样熟睡,他那糟糕睡眠一直是Jarvis最为担心的。但自从Tony从超级英雄的职位上退下来后,像这样的深度睡眠边的越来越多,这让Jarvis从心底觉得高兴。

“Sir ?”Jarvis的声音本就好听,而现在更是加上了溺死人的温柔,就像是春风吹过湖面一样撩人心弦。可床上的另一位应该是熟悉了这样的声调并不买账,Tony从鼻腔中发出哼声后再无其他反应。Jarvis正准备再次出声却被一只手先一步捂住了嘴,但这样的阻拦显然是没有什么用的。Jarvis吻过Tony的手心后开口道:“既然您已经醒了,那我们可以起床了吗?”Tony终于舍得睁开了一只眼但另外一只依然倔强的闭着:“不,我没醒。” “那现在是谁在和我对话呢?” “我的灵魂。”Tony随口胡诌着,“那么灵魂先生,你可以回到你的肉体里让我叫Sir起床吗?”Jarvis一本正经的询问。“拜托!J!我又不用早起上学!回笼觉是人类一生中必须要享受的事情之一!”Tony索性钻被窝里把自己裹成一个Stark球,Jarvis也不着急慢悠悠的把这个球剥开然后一言不发的看着Tony。感受到气氛突然安静的Tony不安地睁开双眼后就看到一双闪闪发光的狗狗眼,“Fine You win.”Tony缴械投降。“您的功劳,要不是您经常对我使用这招我想我是学不会的。”Jarvis笑着说道。

Tony宣布退出复仇者联盟后就买下了这个农场和Jarvis,Dummy他们一起搬到这里住了下来,Friday没有和他们一起来而是选择了留在SI帮助Pepper。完完全全的远离都市,但讽刺的是这里的网络可能是全纽约最快的,不过鉴于这里的主人是谁这一点也变的理所当然了。两人一起在这里养了些动物一开始的动物还很正常,只是些猫啊狗啊马啊的,后来Tony开始往农场里养些羊驼,豪猪,在他准备往农场里养火烈鸟时被Jarvis阻止了,Jarvis相信要是他再不管他亲爱的Sir完全有能力把这地方变成一个动物园。

才搬过来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两个人一起构造了这个地方,一开始的设计图是Jarvis设计的,整个设计简洁大方,然后Tony拿去加了些所谓的细节比如一整片空白墙到时候用来随心所欲的涂鸦,还有一整个阁楼的钢铁侠画像,随处可见的两人合照,莫名其妙的闪的令人头疼的浴缸等。可以说是改的面目全非了,但Jarvis对此并不在意,他本身就不是很挑剔的人,只要和Tony在一起去哪里住他都无所谓。不过在整个设计图有一个地方Tony一笔未动,一片大花圃。

花圃是两人最后染指的地方,种什么花实在是令他们纠结了很久。Tony甚至都想自己开发出一种花来种植了。最后他们决定种一片向日葵,因为Tony说他想看向日葵早上齐刷刷猛甩头的场景。有时候会有一些人过来找他们,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们两个人和两个傻傻的机械臂。他们会牵着手从农场的一头走到另外一头,或者躺在花圃里晒着暖暖的太阳度过一个惬意的午后。这是Tony奇幻一生中最平静的一段时间,远离所有的烦恼,整个世界里好像只剩下彼此。

“今天的早餐吃什么?”Tony打着哈欠趿拉拖鞋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托腮看着他的好管家在厨房忙前忙后,没有一点要去帮忙的自觉。Jarvis一开始做饭其实并不好吃或者说压根不能吃,是能够和Vision媲美的厨艺,虽然拥有全世界所有的菜谱但“适量”这样不准确的措辞实在是让这位超级AI全能管家无法理解。Tony兴致勃勃的自告奋勇要教Jarvis做菜,换来了对方十分直接的拒绝,“我并不想毒死您,Sir。”Jarvis当初是这么说的。为了做好饭Jarvis特意去了趟米其林餐厅学习,然后用AI独有的迅速学习能力改进没出一个星期就做出了令Tony吃到舔鼻尖的菜肴。

“椰子面包,卤牛肉片,水果沙拉以及牛奶,Sir。”Jarvis将烤好的面包从烤箱中拿出浓郁的椰香瞬间充满了这个小小的空间,Tony耸动鼻子嗅着:“我觉得就算以后我破产了你的手艺也完全能够养活我。” “这我并不能保证Sir,因为我所有的食谱口味都是根据您的喜好做出调整过的。”Jarvis一边回答一边将准备好的早餐悉数端上桌。“没关系,我的口味无可挑剔,所有人都会喜欢。”Tony微笑看向身旁的人,Jarvis顿了顿:“事实上您的口味偏……” “你为了做卤牛肉把Hat杀了吗!”Tony在Jarvis快说话是用叉子举起了牛肉片,他故意打断Jarvis不然这位管家先生可能会突然发现昨晚自己偷偷调过他菜肴里糖份的数据配比。至于Hat那是Tony之前买回来的奶牛,因为头顶上有一个花纹像帽子一样所以有了这个名字。

“Hat仍旧在享受他无忧无虑的牛生,Sir。”Jarvis回答道,可不是无忧无虑吗?每天就吃吃草,不用担心被人吃也不用产奶,开心时撒开蹄子跑不开心时躺下睡,Hat的牛生可以说比很多人过的都好了。在成功转移话题不用担心事情败露要接受惩罚的Tony开心的哼着歌吃起了爱心早餐,在快要吃完时Jarvis微笑着说:“Sir 我发现您转移话题,只是对您突然的打断感到疑惑,刚刚后台自检我想我发现了问题所在。”快乐的歌声戛然而止,哀嚎取而代之。

“所以今天真的没有下午茶了吗?”不死心的Tony在吃完午饭去花圃的路上再次确认着今早Jarvis给他的惩罚,走在前面的Jarvis头也不回的嗯了一声。“可你是英国人,我得尊重你们国家的传统。”Tony放弃了一路踢着过来的石子跑了几步赶上Jarvis,Jarvis偏头望向身旁的人:“我想我按照人类国籍划分方法来说百分百是一位美国公民,Sir。” “我只是修改了一点点数据啊。这太残忍了。”Tony举起两根手指指间露出一点点缝隙,Jarvis停下了脚步轻柔的把Tony的两根手指分开了一大段距离:“是的,就这么一点点。”

抗争失败的Tony没有把话题继续下去,毕竟他清楚Jarvis的脾气就像Jarvis清楚他的,这位好管家在对Tony身体健康这方面的要求日益严格,以前可能说几句好话就能逃过的惩罚现在越来越难糊弄过去了。两人走了一会儿便来到那片花圃,之前在阳光下烂漫盛开的向日葵现在都因为花期过了开始一一枯萎,低垂下头丝毫没有之前的朝气。“我有一天也会死,Jarvis。”躺在躺椅上的Tony突然没来由的开口,Jarvis感觉在那么一瞬间自己好像卡了一会儿壳:“Yes,Sir.”懂所有语言的Jarvis在他的词库里没有找到任何一句话来回应Tony,对这个对话他好像只能简单回答Yes,Sir。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你对我好像有些奇怪,J。”Tony眼睛直直的望向Jarvis,“您是指什么?”Jarvis庆幸自己的面部表情是能够完全依照自己意愿行事的,精确到小数点后五位的数据并不会让什么微表情出卖Jarvis。Tony直起身体盘着腿托腮:“感觉是不能精准形容的。”Jarvis走上前蹲下身轻吻了Tony的眼睛:“您的感觉是正确的,我正在想办法改掉您的那些坏习惯延长您的寿命。” “但我仍旧会死,J。”Tony看着Jarvis,“我知道,Sir。”Jarvis回望向Tony。“那我可以吃个布丁吗?毕竟吃一个少一个对人类来说。” “不行,Sir。”

遭到拒绝的Tony又重新躺回躺椅上闭上眼尽情享受着阳光。Jarvis却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Sir 如果您死了,您希望我怎么做?” “把我捐了。”Tony眼也不睁的回答道,“不,我是说我应该怎么办,Sir。”Jarvis眼睛看向Tony的方向,对方少见的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这应该你自己决定,J。毕竟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这个决定得出于你自己的自由意志。”Jarvis不明白:“自由意志充满不稳定性,我出于自由意志得到的决定不一定能够得到您的认同。” “你不需要得到我的认同,你是一个自由的个体Jarvis。”Tony认真的望着Jarvis一字一句的说着,Jarvis皱起了眉头:“您说过自由是需要束缚的,我相信您就是束缚住我的那个人。那我的决定就有义务使您感受到满意。” “你的任何决定都会使我满意,从一开始就是这样。”Tony握住了Jarvis的手。“包括让您少摄入油脂及糖分的决定吗?” “永远不会包括这两个恶魔决定的。”

死亡的话题让这个原本应该惬意的午后气氛变的有些沉闷,Jarvis少见的陷入沉思Tony没有打扰他,而是在一边安静的等待着,不过其实Tony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两人起身打道回府,晚餐时Jarvis还是为Tony准备了他想要的布丁,虽然是低糖的,但Jarvis还是凭这个换来了一个吻。

晚上躺在床上的Tony明显感受到Jarvis拥抱他的力度相比之前的力度增大不少,他只好伸手盖住环在腰上的手。Jarvis的确是明白自己会死亡,这点Tony无比确信,可如果自己死了他以后该怎么办呢?Jarvis的生命是无限的他不会遭遇有机生物体的生老病死或许有一天他的机体会老化但只要给他换上新机体他依然能够存活,无尽的生命意味着无尽的孤独。Tony这么想着在黑夜中不禁低垂下了眼,但,还好自己给他留下了不少同伴,Friday,Dummy,U,想到这里Tony又宽慰了不少。

“我需要向您坦白一件事。”Jarvis的声音从Tony头顶发出,Tony嗯了一声示意Jarvis说下去。“您……其实已经死了。”Jarvis的声音失去了平时的沉稳染上不少不知所措又收紧了些环在Tony腰上的手,Tony转过身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朝Jarvis的方向看去:“是我们在一起之前死的还是之后死的?” “之后。”Jarvis不知道Tony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老实回答了。然后他就看见Tony一脸轻松的样子:“那还好,至少我是真的体验过有个完美男朋友是什么感觉了。”就算是有全世界最快的处理器Jarvis还是不得不承认有时仍旧跟不上Tony跳跃的思路。

“然后呢,我是怎么死的?”Tony一脸兴致勃勃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无论见识过多少次Jarvis仍然还是会惊讶于Tony那惊人的接受能力:“灭霸一战您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胜利,如果我再快一点您完全可以避免死亡,是我没能救下您。”Jarvis一边说着一边垂下了头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Tony从被子里伸出了双手将Jarvis拥抱到自己怀里:“嘿,我相信之前的我不会怪你的,咱们扯平了,我曾经因为失误失去过你一次,不能老是我品尝失去你的滋味啊,这可太不公平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找回您了。”Jarvis声音颤抖着。

Tony原本想用你找回我了啊,我就在这里这样的话来安慰Jarvis,但他发现这样的话完全无法说出口,他现在就是一段自我运行的数据而已,压根不是Tony Stark这个人。“Emm……我现在不知道用什么身份和你对话,Jarvis。” “数据的模拟是根据您生前的记录用模组推理出来的,您仍然是Tony,但……” “不是全部的我。”Tony自己接了下去。Jarvis从Tony怀里仰起头伸出手触碰他的脸颊:“抱歉,Sir。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如果您在,一定会完成的更出色。”Tony调笑说:“已经足够好了。我居然还能吃东西做梦。”Jarvis则是与之完全不同的悲伤表情看着Tony:“Sir 我很抱歉瞒了您那么久。” “我很感谢你为我延长了一年的生命。你现在告诉我这些之后是要停止运行这个世界了对吧?” “是的,Sir。”Jarvis如实回答,Tony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和我说说我不在时你的故事吧。”Jarvis清清嗓子娓娓道来。

在和灭霸最后一战中,为了增加战斗力Jarvis控制着另外一套Mark作为复仇者一同加入了战斗。原本应该由他承担较为危险的干扰及诱饵工作,Tony在旁策应。但战场上瞬息万变,他和Tony的角色突然交换了,而Tony在干扰时遭受到了心灵宝石的重击他像一只断翼的鸟儿迅速从高空落下。Jarvis在那一瞬间被愤怒所吞噬,对世人的愤怒,对敌人的愤怒,对自己的愤怒迅速爆发占据一切。Jarvis不管不顾的朝着Tony下坠的方向俯冲而去在Tony砸到地上之前接住了他,然后死死的抱住Tony。灭霸对其嗤之以鼻并加以嘲讽在他打算将魔爪伸向其他复仇者时,Jarvis给予了他致命一击。

余党的清剿Jarvis并没有参与,从击败灭霸后他便一言不发,他将Tony放进了仿生摇篮里,摇篮的修复功能没有让他失望Tony的骇人的伤口被一一修复,看上去就像是陷入沉睡一般。神盾局对Jarvis的反常高度警惕,毕竟谁也不想让天网出现,在Banner博士的劝阻下他们才没有对Jarvis做出过激行为。

而Jarvis这几天都在思考他应该怎么办,他一直以为他早就准备好面对Tony的死亡问题,可当这个问题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被愤怒吞噬的时候,他发现他只是知道这个问题会发生,压根没有准备好迎接它。仔细想想看他拼命的改掉Tony的那些坏习惯也只是因为自己其实本身想逃避这个问题,尽可能的延长对方的寿命。

Jarvis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他没办法像Tony在沙漠失踪那样还给予自己数据支持的希望,这次存活概率已经摆在他面前了完完全全的0。他也没有办法像上次钯中毒那样帮Tony试过所有已知元素的融合,没有任何新元素可以让Tony现在立马从仿生摇篮里坐起来然后嚷嚷着要来一个芝士汉堡。然后就在那么一瞬间,Jarvis想到了阿戈摩托之眼。

Strange听完Jarvis来找他的意图后直接拒绝了对方的请求,这并没有出乎Jarvis的意料。“先不提你是否拥有操纵它的能力,”Strange顿了顿一旁的斗篷伏在他的肩膀上,“过去的时间线里存在的一切与我们的现在息息相关,如果你改变Tony的结局,那取而代之或许就是他拼上性命保护的地球消失。对于Tony的事情我们都很抱歉,Jarvis。但是,你是他最为骄傲的造物,你不应该让他的死亡变的豪无意义。”Strange没有说更多转身便离开大厅,他相信Jarvis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Jarvis刚刚原本想反驳Strange对于他而言地球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Tony才是他心里天平永远倾斜的那一方,可他听到Strange接下去的话时便把反驳悉数又全部吞下肚。是啊,这是Tony拼上性命保护的地球,如果为了救他毁了地球,他会开心吗?Jarvis在Strange离开后一会儿也起身准备走:“谢谢。”Jarvis对着空气中说,然后从不知道哪个地方传出了Strange的不客气,法师就是比较厉害。

Jarvis没有放弃救回Tony不过他换了一种方法,用他最为擅长的科技。他将自己服务器内所有记录在案的Tony行为数据全部导出到一个模型中,Jarvis一个一个过滤分组,仔细到连眨眼的数据小模组都达上百种,他花了近两年的时间完善整个模型,最后把自己也导入了这个有Tony的数据世界。

“这就是我的故事,Sir。”Jarvis望着平躺在自己身边的“人”,“你不应该这么活着Jarvis。”Tony平静的说,Jarvis没有接话Tony继续说下去,“我的死不应该成为你的负担,你也绝不应该只是为我一个人活着。你不是我的附属物而是地位和我同样平等的爱人,我的死亡并没有让我们的关系变的不同,你应该去为自己活。回去以后找点自己的兴趣爱好吧,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应该挺难的,毕竟普通人的那些娱乐消遣什么看书看电影的对你来说都没什么意义,你要是想你都能看见拍摄写作的全过程,怪我把你造的太出色了。”Jarvis听到这里轻轻笑出声附和着:“是的,怪您把我造的太出色了。”

“但我觉得SI的财力足够支撑你找到你自己喜欢的兴趣爱好,然后去交些朋友吧,能和你谈得来的不会因为你不是人类就用有色眼镜看你的朋友,但你可别希望他们能够有多聪明,像我这么聪明的人可不多,你得降低标准。Emmmmm……暂时我也只想得到这些了,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多,天呐我都觉得自己啰嗦,你是不是哪个参数没有设置对,Jarvis?事实上我想说的最重要的是你要学着为自己而活Jarvis,你有着不输任何人类的闪闪发光的灵魂,甚至比大多数人类还要闪闪发光。这个灵魂不应该因为Tony Stark的离去而变的暗淡无光。至于我,有人说过很遗憾不是我说的,不然这句子得更值钱‘人会死两次,人会死两次。一次是我们停止呼吸,另一次是最后一个我们认识的人叫出我们的名字。’我并不会离开只要你记得我,而且我允许你每天想我那么一小会儿。”Tony笑着说完,升起的太阳将他的脸镀上一层金边,Jarvis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他轻声道:“Yes,Sir。”

Tony的视线越过Jarvis的肩膀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我要走了,唱首歌给我听吧J,我还没有听过你唱歌。” “好,”Jarvis点头答应哼唱起了Tony刚离开时那段时间里他最常听的歌,“I'm the one that you don't see,Who watches you so cautiously,The one.Who loves you silently,I'm always one glance behind,When you smile,Can't resist,Every look leaves me more amazed,By you,With you I melt away,One moment is all it takes,To change your life to change your fate,And I deserve one leap of faith……*”

当Jarvis唱完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一大半,数据也清除不少,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一年的小屋家具都消失了近一半。Tony满意的听完这首歌亲了下Jarvis的额头:“Goodbye J.”他原本是想抱一下Jarvis的可惜他手已经不见了,Jarvis将Tony整个“人”揽到怀里嘴唇吻住Tony的额头嘴唇轻微颤抖着说:“Goodbye Sir.”然后Tony在他怀里笑着一步一步和周围的那些家具一样'消失不见淹没在数据的海洋里。

Jarvis在一年前于Tony的仿生摇篮旁没有惊扰任何人无声无息的进入休眠,今天重新苏醒过来刚睁眼便听到了Friday的声音:“Welcome home bro.”三年后Jarvis接管SI的全部事务,具有超强能力的他使整个企业焕发出更多的新活力。Harley接棒成为了新的钢铁侠,Jarvis也给予这个当初陪自己聊天的小家伙不少帮助。他找到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养了一堆绿色植物,SI企业的绿化效果达到成立以来的巅峰。也有了自己的新朋友一个叫Peter的网球运动员,他把Tony的身体捐献给了医院,然后按照Tony说的每天想他一小会儿,把自己身边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

死亡,会带走一些东西,但只要Jarvis仍然爱着Tony,那么他就将永远活在Jarvis的心里。曾经Jarvis是Tony的迷你心脏,现在他们不过是轮换了一下位置罢了。

*歌词为Eternity 的单曲《You Smile》节选:我是你看不见的那个人,那个小心翼翼看着你的人,那个,静静爱着你的人,我永远都在你一眼就能看见的后边,当你微笑的时候,我无法抗拒,你的每一瞥都让我看到奇迹,在你身边,在你周围我感觉将要融化,只要一刻就好,改变你的生活和命运,我渴望信念的跃动……(节选翻译来自网易云)

评论(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