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

刷贾尼贾炮萝卜相关
所有搬运禁止一切

【贾尼】明星尼x迷弟贾

—这是一篇给 @二森今天产粮了吗 的文用来抵邮费,贼鸡儿无脑的一篇小甜饼
—文里史总的出场有参考钢3发布会时候的出场和问题
—还心满意足的玩了史总字体的梗,希望能不被嫌弃啦 ​​​
——
Tony Stark 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好莱坞宠儿超级大腕,他的名字几乎是票房的保证。精湛的演技让所有导演对他爱不释手,姣好的面容也夺得了不少粉丝的喜爱,狗仔队更是对这位隔三差五就来个花边新闻的大明星“照顾”有加。

Jarvis 也是Tony 众多粉丝中的一名,他并不是被什么演技和好看的脸吸引而来的,而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成为众多粉丝大军中的一员。不过他的追星方式可以说非常理智了深刻贯彻落实了“我与你最好的距离,就是台上与台下的距离”这一追星原则,有Tony 的电影或者演讲就去看看,刷到关于他的新闻就了解一下。并没有像部分粉丝的那样追着去接机送机之类狂热的行为。

“Jarvis 我记得你喜欢那个叫Tony 什么的电影明星吧?” “Tony Stark.”Jarvis 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回着话。“啊,对对对。原本我今天和女朋友要去他的见面会的,但是她爸妈突然说要见我什么的,去不了了。票给你吧,当你上次帮我完成后半段收尾的谢礼。”话音刚落同事便把票递到了Jarvis 的桌上。

Jarvis 抬起头来看了对方一眼微笑道:“看来好事将近了,成功了记得请客”随后他伸手拿起票在空气中扬了两下,“那我也不客气了。”同事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又说了几句客气的话便离开了Jarvis 的座位。原本Jarvis 也打算今晚去这个见面会的,只是票实在抢的太快了。一开始他想到编个程序帮自己抢的,但职业道德没允许他这么做。一开始没有拿到票的Jarvis 还挺失望的,但实在是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把票拱手相让。

Jarvis 今天早早的就下班了没和往常一样的自己加班,他打算回家洗个澡再换套衣服什么的。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见Tony ,但心里仍旧还是有点小激动。关于第一次见面不提也罢。一切依照着Jarvis 的计划进行,洗好澡,换好衣服,提早到……

Jarvis 到现场的时候确确实实被吓了一跳,如果不是他确信自己的确是提早到了十分钟他一定会觉得自己迟到了。会场外面已经是一片人山人海,还有些小姑娘拉着横幅,上面印着一些字。不用细看也知道,肯定和Tony 有关。Jarvis 几乎是逃一样的跑出了人山人海,他远眺的一下场馆只能算是中等大小不可能容纳得下这么多人啊。正在Jarvis 疑惑时那边的人群又是一阵骚动,伴随着骚动的还有震耳欲聋的“Tony Stark!”

Jarvis 庆幸自己逃出来的挺早,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实在是不太适合他的性格。但他没能高兴太久,人群便开始朝着他这边移动了,在人潮的前头是一辆黑色的宾利在领头,后窗开着有一只手在不停的做飞吻动作。靠的再近些时Jarvis 听到了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注意安全,甜心。” “我也喜欢你们。” “好了,我们待会儿见,亲爱的们。”

Jarvis 就那么站在原地,然后宾利车从他面前缓慢的驶过,人潮毫不留情的把他淹没依旧追随着汽车往前走,那一瞬间Jarvis见到了Tony,而Tony正好瞥头他那双标志性的大眼里映入了Jarvis的身影。Jarvis 望着人们追着车向停车场蜂拥而去他默默的转身离开,场馆的入场口不是在这边吗?Jarvis 一脸的懵逼的边走边想。

得益于没去追车Jarvis 成了第一个到达场馆内部的人,找好座位后他便坐了下来安静的等待着见面会开始。在Jarvis 落座后不一会儿人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进场了,不少粉丝还在兴致勃勃的谈论着刚刚见到Tony 的场景。在众人都落座后见面会也差不多开始了,主持人先按部就班的解释了一堆赞助商什么的,刚说到一半所有的灯突然全部熄灭所有人面面相觑,但就在这时走道上一束聚光灯打在门口,场馆内部响起AC/DC的摇滚,金属碰撞的音乐声冲击着人们的耳膜,浓浓的Stark 风,人群开始骚动。

门被推开Tony 踩着节奏,跳着即兴自创的舞步,头顶的聚光灯也随之移动,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花就这么蹦蹦跳跳的上台了。人群里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Tony 张开双臂,昂着头享受着属于他的欢呼。几秒后他伸出手指在双唇间竖了起来,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场馆内瞬间安静下来。Tony 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清清嗓子:“我有三个问题要问你们,问题一:我有多爱你们?”听到这个问题的粉丝们又再次喊叫起来,Tony 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继续道:“问题二,你们有多爱我?”这时的喊叫比刚才更盛,Jarvis 相信要是声音有力量那这幢建筑物的屋顶应该是不保了。第三个问题Tony 空余了足够长的时间来给粉丝发泄他们的热情,等他们发泄完后Tony 才重新举起话筒提问:“问题三,我能从这场活动中捞多少?”这次倒是没有疯狂的叫喊了,取而代之的是哄堂大笑。

Tony 在结束了开场白后,做了几个飞吻的动作从花束中取出一朵其余全部洒向了台下又是引的一阵哄抢,而取出的那一朵花最终被Tony 送到了女主持人的手上算是当做打断她讲话的歉礼。主持人也满脸笑容的接受了。采访在灯光恢复照明后很快开始了,一开始都是一些中规中矩的官方问答,比如什么拍戏辛苦吗?对将来的打算之类的,但因为回答的人是Tony 这样平淡无奇的问题也能被他答的妙趣横生。网络提问环节倒是引发了一次高潮,由于这次是现场来随机抽选充满了随机性,所以便抽到了一题“Stark先生你考虑艹粉吗?”主持人在念出这个问题时瞬间感到后悔,可对于台下的粉丝来说这个问题可以说倍受他们关注了,就在主持人考虑要不要换掉时,Tony 舔了舔嘴唇开口道:“这要取决于跟拍我的狗仔队最近工作压力大不大。”台下听到这样的回答又是开始哈哈大笑。

接下来的问题相比较起来就很无趣了,毕竟不是每个粉丝都那么奔放。见面会结束后人流随着Tony 的消失而迅速流逝着,他们赶着去场馆外见自己心爱的偶像最后一面最好还能混个签名什么的。Jarvis 在出场馆的时候果然又看见了和来时一样的人群簇拥在一个地方,他慢慢的朝那个方向走过去和旁边那些晚出场正在疯狂奔跑靠近的粉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才刚靠近人群Jarvis 就听见了“Mr.Stark I Love you!”以及类似这句话的各种表达方式,再靠近一点就看见人群中间那颗闪闪发光的星星花式从保镖的缝隙中接着粉丝递过来的东西签好名又递回去。Jarvis 被他忙碌的样子逗的不禁微笑了起来。

人群聚集的越来越多,原本站在外面的粉丝不停的往里挤想让自己也获得一个偶像的签名,这让明明一开始在包围圈外围的Jarvis 被推到了Tony 面前,然后他看着对方那双蜜铸成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眼中的光彩亦如他们的第一次见面。Jarvis 甚至被望出了一种错觉,他是不是记起自己了?结果Tony 看了他一会儿开口道:“嘿,大高个儿你有什么要我签名的吗?”Jarvis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什么都没做只是呆呆的站着怪不得人要望着他呢,然后他赶紧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掏出了一本Tony 早期写的一本关于人工智能方面的书,这是Jarvis 早就准备好的,他原本以为今天的见面会最后会安排一个签名的活动结果并没有他还小小的失落了一下,没想到最后还是得到了这个签名。

Tony 在接过书的时候小小震惊了一下,这是他还不怎么出名时写的书,大概是刚从MIT毕业没多久因为太无聊而写的。他随手翻了一下这本递过来的书,整体保存的很好,但里面充满着密密麻麻的批注和勾划。Tony 用嘴巴咬开签字笔叼着笔盖准备给Jarvis签名,然后旁边有位粉丝就高兴的叫了一声吸引去了Tony的视线看来那位粉丝就是笔的主人了,撩不死人不偿命的Tony又顺势亲了一下笔身,结果自己被自己撩到害羞笑了起来。回过神正准备下笔的Tony 看到了扉页上工工整整写的名字Jarvis ,Tony 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金发男子然后迅速抬笔在扉页上书写。

拿到签名的Jarvis 道谢后迅速从人群中退了出来,他担心自己再那么待下去耳膜迟早会通洞不知道Tony 是怎么适应这些高分贝喊叫的,同样他也不知道Tony 最后在签名前看他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自己有什么地方批注错了吗?Jarvis 纳闷的想着启程回家。吃过晚饭洗完澡的Jarvis 单手擦着头发将今天拿给Tony 签名的那本书拿出来打算仔细看一遍是不是哪里的批注不对让对方不快了,刚一打开Jarvis 就被吓到了,Tony 今天留给他的不仅仅是签名,还有一串数字然后接着是和风骚的签名字体完全不同的圆滚滚的字写着call me 。Jarvis 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一个声音“Stark先生你考虑艹粉吗?”

Tony 在把电话给今天下午见到的那个高个儿男人后陷入了一种忐忑不安的情绪中,他把这种情绪归功于自己担心Pepper 知道这件事情。想到Pepper 发火的模样Tony 不禁咽了咽口水,虽然忐忑但是Tony 却不感到后悔这个举动,他不喜欢不知道答案的感觉。这个人肯定在哪里见过,不然“Jarvis”这个名字怎么可能给自己留下这么深的印象。Tony 笃定的这么想着,不时划开手机来看屏幕生怕错过一通电话或是一封短信。

“Yo listen up, here's a story,About a little guy that lives in a blue world……”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正在上网搜自己的Tony 吓了一跳,拿起手机一看一串陌生号码。会是那家伙吗?Tony 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安抚下来的情绪又开始忐忑了,可接起电话的下一秒那种心情立马烟消云散“喂您好,必胜客外卖,您订的餐到了。”Tony 觉得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最讨厌披萨的一刻,但在他趿拉着拖鞋拿到披萨时他又变成了世界上最喜爱披萨的那个人。之前接的一个角色对身材方面要求很严格这让他整整一年没有接触任何垃圾食品,差点没把他憋坏。手机在这时又响了起来沉浸在拉丝芝士中的Tony 看也没看就直接接起来“喂?”了一声,但因为嘴里都是披萨这句“喂?”听起来就像“歪?”。

Jarvis 在下定决心打电话之前在房间里绕了几个圈,当然这是他自己认为的只是绕了几个圈而已。但事实上这几个圈已经让他在好友中称霸了今天的走路锻炼榜首。在喝了一口威士忌后Jarvis 照着扉页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然后听筒里传出了一声口齿不清的喂接着便是一阵咀嚼声,“Emm......Hello Sir。”Jarvis 不太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即使是歌着电话,但另一端的人和他截然不同:“Hey honey 你是?”Jarvis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Jarvis.我看见您在我的书上留言然后我打电话给您。”话音刚落的Jarvis 就听见听筒那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咳嗽。

墨菲定律真的出现了,这是Tony 听到电话里Jarvis 的自我介绍时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水在哪里?这是Tony 的第二个念头,因为他被披萨噎到了。“Sir?您没事吧,Sir?”Tony 在一边喝着水一边从鼻子里发出鼻哼试图从简短的哼声中传达“我没事,我在喝水喝完就来接电话啦”给对方。也不知道Jarvis 听懂没,但在Tony 哼了几声后Jarvis 的确是没出声询问了。在喝完水后Tony 再次接听了电话:“抱歉,刚刚被噎住了。” “没关系,Sir.这么晚吃饭对健康不好,您的粉丝会担心的。”Jarvis 迷弟这样说着,“这其中包括你吗?”Tony 在说出来的一秒立马就后悔了,他习惯了下意识的调情。活了几十年的Tony 头一次觉得自己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毕竟Tony 是大明星见过大场面,贼大的那种很快他就平复了自己的心情,Jarvis 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Tony 赶紧岔开了话题:“虽然很奇怪,但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Jarvis 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在电话了无比镇定的否决了:“我想您应该是记错了。” “这样啊……”Jarvis 听着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那你想来当我经纪人什么的吗?如果你来的话我保镖钱也可以省了,毕竟你那么高。”Jarvis 被对方跳脱的思维完全震惊了,然后被Tony感染了脱线的Jarvis答了句好啊。两个同时智商掉线的人甚至还商量好了见面的地点,然后在挂断电话的同一时间内不同空间的两个人智商重新上线,差点没掐死自己。

Tony 和Jarvis 的确见过面,只不过是很早之前。那个时候的Tony 还没有成为影视明星,而是在电子工程这个领域中十分有名气学者。每一个高端的学术研讨会基本上都会见到他上台演讲的身影,虽然年纪小可Tony 提出的观点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忽略他。

他俩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十分具有戏剧性的,那是个下雨的夜晚,Jarvis 没带伞正急匆匆的往家跑,结果由于灯光太暗他被路边伸出的一只脚绊了一下。Jarvis 回头看了一眼一个醉醺醺的流浪汉斜倚在墙角,闭着眼睛。Jarvis 一直是一个温柔的人,他没有像大部分人一样生气责怪流浪汉反而蹲下身打算叫醒这个流浪汉最好去附近的庇护所,这样在街边淋雨会生病。但等他刚一靠近地上的人便醒了过来,拿着手上的酒瓶晃晃悠悠:“我请你喝酒!”Jarvis 看了看越来越大的雨一边答应着一边架起地上的人找避雨的地方,所幸运气够好找到了一幢公寓的开放大厅可以进去避避雨,大厅里还有一条长椅两人就这么坐了下来。

刚一坐下来醉汉便像没有骨头一样靠了过来,Jarvis也没有在意就这么给他靠着。“我请你喝酒,你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嗝,名字。”醉汉打了个酒嗝说道,Jarvis 笑了笑:“Jarvis,Sir。” “Tony......”顿了顿靠在肩上的人没有把姓氏说出来,Jarvis 也没有深究。又过了一会儿Tony 立起来眯起亮晶晶的双望着Jarvis :“你的姓真奇怪,我头一次听人姓Sir的。”说完又倒在了Jarvis 肩上开始一个人念叨:“这样奇怪的姓氏也比我的好。”Jarvis 奇怪的看了过去,肩上的人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没令Jarvis 失望的继续说了下去:“因为这个姓氏,不管我做的多出色,他们都只会说不愧是Howard的儿子,而不是不愧是Tony Stark。交的所有朋友也都是冲着我这个Stark的姓氏来的……”Tony 说到这里停顿了好一会儿,Jarvis 在听到Stark 的时候立马知道了自己捡回来的这个醉汉是什么背景,他可不是什么无家可归的家伙。Jarvis 正想着要不要出言安慰时,Tony 又开始说话了:“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让他们所有人对我的夸赞变成不愧是Tony Stark,我还没来得及看他听见这句夸赞时的表情……我连他和Mom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Jarvis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他没有打断Tony 而是安静的继续听他说下去,“那些家伙……我的所谓的朋友们,他们是第一个看我热闹,在背后窃窃私语的。他们想看着Stark家从我手中陨落,我偏不。”Tony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来的,他低着头灯光照射下来的阴影笼罩着面部Jarvis没法到他脸上的表情。

“我相信您,Sir。”Jarvis 兀自开口道这可能是他这一生里和陌生人打交道巅峰时刻,Tony 闻言抬起头迷茫的看着Jarvis :“相信我?”Jarvis 温和的微笑着点头:“您有这个能力不是吗?我相信您不仅不会让Stark陨落,甚至可以将他推向另外一个巅峰。我会以我的方式陪伴在您身边和您一起见证这句话实现的那天。” “为什么?”此时的Tony 一点也不像一个醉汉一动不动的看着Jarvis,Jarvis 指了指Tony 手里握着的酒瓶:“您请我喝酒,那我们就是朋友了,朋友之间互相信任和陪伴不是很正常吗?”Tony 听完摇摇晃晃的又转回了身体非常自然的靠在Jarvis 肩上:“朋友?呕……”Tony 吐了出来,不是因为Jarvis用的这个词太矫情而做出的夸张反应,而是他喝的的确有点多真的吐了出来。Jarvis 的追星和暗恋(从某种意义上算是明恋)之旅便是从这里开始的。

两人约好见面的时间很快到了,见面的地点是一家保密性极好的高档餐厅,Jarvis 才一进门就被引到了Tony 所在的包间,包间主人正在百无聊赖的尝试着用纸巾搭一个金字塔出来。看到Jarvis 进来Tony 便勾唇笑了笑:“我们真的没见过吗,Jarvis?”再好的演员在表演中也会带有自己的私人表情,Jarvis 看过Tony那么多的表演他当然知道这个表情意味着什么:“不,我们的确是见过的。”Tony 怒不可遏的起身走到他面前:“那你为什么不说!”由于身高差距原因Jarvis 需要低头才能注视到Tony ,这让Tony ·我有二米八·Stark 更不开心了。Jarvis 带着粉丝+暗恋对象滤镜看着发火的Tony 怎么看怎么像嘴巴里塞满食物的小仓鼠忍不住的嘴角上扬:“我没想到您会记得,也不想让您误会。”

“误会什么?!”Tony 依旧气冲冲的发问,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Jarvis 亦如几年前的那个雨夜。“让您误认为我是一个看到您出名就出来攀附您的家伙。我不想让您这么看我。”Jarvis 倒是冷静的说着。Tony 觉得自己要被面前这个英国佬弄疯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当明星吗?就是为了让你看到我!让几年前那个拯救了我的好心混蛋知道,我做到了他希望我做的,而且和他说的一样做的更出色!希望他能来和我一起见证,他答应过的!” “其实我一直都有在看,Sir.你出演的电视剧那些,还有一些学术方面的演讲以及见面会我都有去现场。”Jarvis 不要命的说着。

Tony 闻言二话不说拉过Jarvis 工整的领带迫使他弯腰弥补两人身高上的差距,迎面就吻了上去。一开始Jarvis 还在反抗是被动的那一方,但很快他就明白了现状化被动为主动。两人像第一次接吻的青春期处男一样吻的毫无章法甚至忘记了呼吸,分开的时候跟打了一场战一样气喘吁吁。Jarvis 瞥眼看着Tony :“这是我理解中的意思吗,Sir。” “我知道你爱我。” “您爱我吗?” “你废话太多了,Jarvis。” “我知道您也爱我。”

Tony 从一开始就是Jarvis 的爱慕对象,就像Jarvis 一开始就是他的救赎。

——彩蛋——
1.好经纪人Pepper 当听到Tony 告诉自己他和男粉丝搞在一起时,她一瞬间觉得世界阴暗灰冷恨不得给Tony 的鸡儿彻彻底底的放天假。但当她听到那位男粉丝会成为新的经纪人和未婚夫时,Pepper 觉得世界还是温暖美好的。

2.Friday 听说自家哥哥要和当红明星结婚时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计算一张签名照可以卖多少。

评论(22)

热度(156)